※突然挖到去年寫了這一篇,但是沒寫完就擱著了

============================================

黎宇擎在化妝室翻著手上熱騰騰的新劇本,揉著額角說不出話來。

這齣家庭倫理悲喜長壽劇《團圓共喜》演了一百多集,早已沒有存檔邊拍邊播。

卅七歲的黎宇擎在演藝圈打滾多年,演過幾部偶像劇卻停留在男二,始終沒大紅過。他知道自己演技已到極限,但憑著高大身材與帥氣臉孔加上配合度高的良好態度,轉戰八點檔長壽劇還頗受歡迎,雖然還是演不到主角,倒也站穩固定班底的角色。

《團圓共喜》中黎宇擎飾演的李傑克角色說重不重說輕不輕,是男主角李傑明的爸爸世大集團總裁在外討小三所生的異母弟弟。
身世之謎剛告一段落,與男主角之間化解恩仇並認祖歸宗,正是黎宇擎減少戲份暫時退出劇組的時候……

前天開會,上頭突然要加重他的戲份。
「現在很流行那個什麼BL的,就給傑克加一段同性戀進去。」
老闆說了這樣一句話。


 


今天劇本就好了。
燒燙的溫度恐怕是剛從事務機印出就拿來。
黎宇擎無暇思考這些不睡覺的編劇在加壓狀態下編出來劇本合理與否,無論多荒唐他還是得演。
他速讀著最新劇情。

====================================

李傑克在美國念大學時曾與一名同樣來自臺灣的男性任泰迪交往,這段感情在李傑克畢業歸國時結束。李傑克在媒體上身世曝光後,失聯多年的任泰迪竟主動與李傑克聯繫,李傑克性格多疑,雖然難忘舊情,但對這動機不明的舊情人相逢依然抱持冷淡與觀望的態度。

====================================
早上要先在棚內拍李傑克和任泰迪交往時的回憶畫面。傍晚再拍李傑克去機場迎接任泰迪的部份。

「宇擎哥,好早啊!今天還是好帥。」化妝師小蔡提著兩大箱用品匆匆忙忙地進來。
「早啊。」黎宇擎露出招牌笑容。
他審視鏡中的自己,接演八點檔兩年來,可說是過著沒日沒夜的生活,但保養得宜,要扮廿出頭的大學生應該問題不大。
小蔡一面幫黎宇擎化妝一面說:「演宇擎哥男友的藍宥澄是最近很紅的小鮮肉,我好期待啊!」
「聽說是你們同志的天菜?」
「是啊是啊,才廿四歲,在圈子很有名,等一下就來了吧,我都想好要幫他配的衣服了。」
「好年輕,他能演嗎?」
「靠後台排進來的,只演過一部網劇,演技要靠宇擎哥指導啦。」
「真麻煩。」

佈景、燈光和攝影機深夜已搭好,黎宇擎快把劇本翻爛,藍宥澄才姍姍來遲地出現。
高高瘦瘦的藍宥澄有一張洋娃娃似的精緻臉孔,額頭瀏海微微內捲落在眉上,渾身散發出乖巧又無辜的氣息。
他先把不知塞滿什麼物品的大背包放好,才不急不緩地合著手掌說:「抱歉抱歉,各位大哥,家裡有點事所以拖到了。」
(這孩子是戴放大片嗎?眼睛也太大了點。)
藍宥澄注視黎宇擎,雙眼像是盛載繁星燦爛的萬千宇宙,一霎那狠狠撞進黎宇擎靈魂中莫以名之的幽微深處,令他短暫地喪失時間感,致使忘卻苛責藍宥澄遲到乙事。

實際上只經過不到一秒時間,on檔戲的焦慮感使黎宇擎瞬間恢復神智,想到要跟新手對戲的無著力感,黎宇擎微不可見地嘆口氣:「新人,趕快背本,快沒時間排戲了。」
「嗯,宇擎哥,我從小就看你的戲長大,能跟你演對手戲是我的榮幸。」藍宥澄眨著水靈靈大眼睛,殷勤地釋出善意。
「不用客氣。」藍宥澄看似單純的一句話卻惹毛了黎宇擎。
他是出道十幾年沒錯,十三年前藍宥澄也的確是小鬼沒錯,但他到底懂不懂什麼話能講不能講啊?

藍宥澄端坐沙發上專注地開始背本,想到他的後台,黎宇擎臉色一柔擺出親切前輩模範:「聽說這是你第一次接演電視劇,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跟我說。」
藍宥澄從劇本中抬起頭看黎宇擎一眼,囁嚅道:「第一場戲就吻戲,請宇擎哥你不要伸舌頭,很噁心。」
聽到藍宥澄唐突的發言,黎宇擎內心翻了一百個白眼。
(拜託,你以為老子喜歡演同性戀嗎?)
黎宇擎臉上絲毫無波,禮貌性地微笑:「這段是回憶畫面,我們點到為止就可以。」
藍宥澄點點頭,專注地端詳黎宇擎的臉:「宇擎哥本人比我想像中年輕,不舌吻的話,可以噢。」
(你在可以什麼啦?)黎宇擎脖頸浮現青筋,臉上仍掛著笑,向藍宥澄伸手:「合作愉快。」
藍宥澄猶豫地看著那隻手半秒,伸出手輕輕回握。

那光滑又柔潤的手掌激起黎宇擎的危機感與競爭意識。
演藝圈生存不易,年輕又帥的新人每年大量投入市場,如果沒有某些手腕,很容易會被淘汰。
黎宇擎暗暗盤算著,要如何利用這隻菜鳥襯托自己。

==========================================

初次對戲排得相當順利,藍宥澄幾乎不會演戲,黎宇擎引導他跟住自己,藍宥澄就像一隻怯怯的幼鹿,被黎宇擎圈在懷裡任憑他擺佈。
時間緊湊,只簡單草排一回就直接開拍。

由於回憶畫面是用一次就會捨棄的臨時景,場景只搭設簡單的普通臥房,牆上掛一些美式海報權充場景在美國。黎宇擎和藍宥澄並肩坐在房內雙人床上,兩人以正面面對鏡頭,手拉著手說話。

黎宇擎飾演的李傑克個性強勢,卻是個溫柔的情人,他先照台詞說出大把拖秒數的噁心情話之後,便定定地凝視藍宥澄。
「泰迪,我好愛你,以後回臺灣若是沒有你該如何度過夜夜空虛的暗瞑?」
「傑克,我也愛你,我會日日夜夜分分秒秒記掛你,想你想到肝腸寸斷。」
「泰迪……」
「傑克……」
黎宇擎留意著讓自己最帥氣的45度角對準鏡頭,捏住藍宥澄下巴將他的臉轉向,輕輕吻了他的嘴唇。

原以為會湧上排斥的反胃感並未發生,兩人雖都緊閉雙唇,黎宇擎卻感受到藍宥澄豐厚飽實的唇瓣富滿彈性地回饋他的觸碰,黎宇擎無意識地微微張口吮了藍宥澄的上唇。藍宥澄雙目微閉,發出舒服的低吟。
雖然超出原本預定的尺度,但效果顯然更好。
導演將此幕當成黎宇擎的即興演出,立刻Zoom近鏡頭拍攝特寫畫面,反正……也沒時間重拍了。

==========================================

短短十幾分鐘回憶鏡頭就拍了整個早上,接著還要趕去機場拍攝重逢場景,黎宇擎一手抓了便當一手拿劇本擠上保母車,藍宥澄無暇細思也有樣學樣地上車邊吃飯邊讀本。
黎宇擎一心二用,眼角餘光仍瞄到藍宥澄不斷偷覷他,扭扭捏捏欲言又止。
黎宇擎原想等藍宥澄自己開口,但藍宥澄的龜毛程度超乎他的想像,基於好奇心,黎宇擎終於放下手上的劇本。
「宥澄,你是想要跟我對一下台詞嗎?」
「呃……宇擎哥……」眼神一對上,藍宥澄臉頰瞬間浮上兩朵淡淡的紅雲,搖了搖頭。
「那你在躁動什麼?」
「我、我可不可以問你,早上,你覺得我的表現如何?」
黎宇擎淡淡皺了下眉,又恢復和藹親切的前輩模樣:「可以啊,你本背得很熟,沒什麼大問題。」
「我是想問……」藍宥澄食指無意識地點著下唇。「想問……我親起來的感覺還好嗎?」

黎宇擎正努力揮除藍宥澄唇瓣的美好觸感,這小子提了又害他忘不掉。便板起臉回答:「沒什麼特別,也不是很重要,這是工作,別想太多。」
藍宥澄低下頭撫著嘴唇輕道:「其實,這是我的初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