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其他二創區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埋在湯鍋裡的蛙頭也不抬地說:「可以呀。」
鼠頓了一頓:「可能,不是你想像的那種陪……」
蛙抬頭望著鼠,頭偏了偏等鼠繼續說。
鼠小心翼翼地說:「當然,現在說這個對你大概太早,我會等你長大。」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夕陽西沉,鼠跟著歸爺和窩紐叔在工房吃晚餐。
歸爺凝重地向鼠解釋:「瓦娃他母親精神狀況不太穩定,白天尚還保持清醒,到了晚上會難以自控,曾經有一次瓦娃差點被她殺死,她相當自責,瓦娃為了怕她擔心,決定把自己關起來。」
「你們關的應該是蛙他母親,而不是蛙啊!」鼠憤憤地搥桌子。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瓦娃~~~」
目擊蛙媽緊抱兒子瘋狂猛親的畫面,鼠一瞬間體會蛙想離家出走的心情。

 

蛙媽與蛙長相極為相似,白皙肌膚與黑漆漆大眼睛。但眉宇間的天真浪漫卻較蛙尤甚。
蛙在蛙媽懷抱中,蛙嘴︿角度越來越尖銳,連眉心都皺成一團,但蛙媽仍是親足五分鐘才放開蛙。
「瓦娃!馬麻好想你,怎麼變那麼瘦!是不是都沒吃飯!」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不是龐姨阻止,鼠早就把蛙送醫了。

「看來瓦娃還是沒有辦法面對少爺,他這是心病,讓瓦娃睡一覺吧。」

鼠滿腹疑竇卻又不知該如何問起,他跟蛙算什麼?朋友嗎?他有資格過問蛙的私隱嗎?
鼠把蛙打橫抱起,跟著龐姨去客房讓蛙休息。
蛙的體重輕到讓鼠嚇了一跳。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數天,鼠趁著工作空檔,帶著蛙尋找照片中的建築物,鼠在網路上先過濾出數個疑似宅邸,再帶蛙到現場看是否符合。

今天晚上天空飄著小雨,鼠領著蛙來到這處偏僻的古邸,一向懶得撐傘的蛙,在鼠強迫之下拿了一隻白色傘面的塑膠傘,轉呀轉地跟著鼠繞著宅邸四周探查。
「有嗎?有一樣嗎?」
蛙一手轉雨傘一手拿著照片,嘴角︿地搖搖頭。
「側門呢?」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蛙眼睛張得大大地瞪鼠三秒後:「不要,還不到回家的時候。」
鼠沒料到蛙會拒絕:「咦?但你不回家不是就沒錢繼續旅行了嗎?」
蛙轉頭看地上帽子中的銅板:「有在賺了,鼠哥走開不要妨礙。」
鼠凹不過蛙的任性,無奈地攤攤手:「我去幫你寄信。」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無法呼吸。

鼠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胸口的衣服被蛙緊緊揪住。
鼠下意識要拉開蛙的手,一碰觸卻驚覺蛙的肌膚冰冷寒涼。
蒼白小臉全是乾掉的淚痕。

對一堆弟妹的鼠來說,照顧人是刻在骨子裡的反射動作。
鼠輕輕緩緩地將蛙攬入懷中先解消領口的緊窒。
鼠手背貼上蛙的額頭,確認他體溫,確實比常人略低,但沒有手腳那般冰冷。
想想天氣冷還讓蛙睡地板,也難怪他凍得摸上床,便伸手把床被攏妥蓋實。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鼠有點困擾,不對,是很困擾。

那天,鼠不慎把濕淋淋的蛙帶回家,原本只想讓他洗個澡就要趕他回家,天曉得這隻厚臉皮的蛙就賴著不走了。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寫在前面,因為是擬人,請不要擔心跨物種 XD


那是隻驕傲任性又不懂事的蛙。

鼠初次遇見蛙,是在潮濕又寒冷的冬季,那天雨下得特別大,蛙縮在河畔欄杆旁簌簌發抖。
鼠一手撐傘一手提著剛買的晚餐正要回家餵食弟妹們,卻被蛙蠻不在乎淋雨的模樣吸引住。
說他是隻蛙,是因為他穿著一件淺綠色的連帽外套,濕漉漉地怕是已在雨中淋半小時以上了。
蛙戴著遮住半個臉的大墨鏡,嘴角微微上勾像在享受冷雨的浸潤。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二回 尤里、一起作戰吧?

這裡是終年被冰雪壟罩的國度哲洛尼提亞。
近來莫名其妙地被許多麻煩又兇惡的魔物攻擊。
冰之女王依照古老的傳說召喚了勇利。
女王賜給勇利裝備與一隻名叫莉莉的妖精協助他。

身為地球上最容易被召喚到異世界的人種——日本人,勇利對此般遭遇雖覺倒楣卻也很快接受。總之,照市販常見的異世界對應手冊,把任務完成應該就能回原本世界。
可是,比他早先一步跳入溫泉的維克托去哪了呢?
勇利相當擔心,俄羅斯人可不像日本人那麼常被召喚,萬一去了不同世界,維克托會不知所措嗎?
勇利想著維克托奔逃前那張流淚的臉。
這是他第二次把維克托弄哭……他從來不曾想過,自己可以成為維克托的情人。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回 勇利、情人節開始的大冒險?

 

大獎賽結束後,決定繼續參加賽事的勇利與維克托在下一季訓練開始前回日本做短暫休息。先前維克托來日本時勇利都在長谷津訓練,這次勇利才有時間陪維克托觀光。兩人把馬卡欽寄放在長谷津家裡,前往京都作古文化之旅。

白天走遍各大古寺,晚上一進入下榻的溫泉旅館房內,維克托便成大字型攤倒在榻榻米。勇利毫不客氣壓上他。
「啊~勇利好重~不累嗎?」
維克托捏捏趴在他身上的勇利臉頰。
「不累。」勇利勾住維克托脖頸吻他喉結。
「嗯?勇利想要嗎?」維克托瞇起雙眼,湛藍瞳眸隨著銀色長睫閃動耀著光芒。
「我們先去泡湯吧。」勇利輕輕啄吻他臉頰,伸手想把維克托從榻榻米拉起來。
「再讓我躺一下~~」維克托卻掙開他,背轉身拉住旁邊墊被。
「維克托。」勇利無奈地蹲在維克托身旁戳他肩膀。
「勇利自己先去。」
「昨天你也是這麼說,結果我洗回來維克托都睡著了。」
「勇利寂寞嗎?」
「一起去吧?」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漫畫《大仙術士李白》同人文,先發一篇試試水溫 XD
故事接漫畫第4集後,這篇應該還不到限制級………

===================================

在王維的幫助下,杜甫終於在一間破廟找到休養中的李白。
焦煉師雖已解李白身上胎毒,但李白中毒時間太久,尚未完全恢復。
對於眼前這個清麗無儔的少女,李白毫無印象。
「妳……妳是……?」
「白白,我找了你好久,你忘了我嗎……」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