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的點文遊戲,第3篇: Lee阿黎 → 賀承恩X邱子軒


賀承恩和邱子軒有一個祕密。
那是一個藍色的鐵盒,連何小小都不曾看過。

十一歲那年暑假,邱子軒和賀承恩瞞住何小小合力把鐵盒埋起來了。
他還記得那天下著大雨,他跟賀承恩冷得跟什麼一樣。
兩人怕被發現,在雨中一邊發抖一邊拿小鏟子鏟土。
狼狽到回去都躺了一個禮拜才有辦法起床。
後來他們再也沒提過這件事。
 



======================================


邱子軒和夏宇豪交往了,夏宇豪是個藏不住事情的人,很快全排球隊,不,全校都曉得了。
為此,他倆被曾正帆叫去訓導處輔導好幾次。最後一次夏宇豪終於爆發揪住曾正帆的衣領大吼:「我跟邱子軒沒有『不正當的異性交往!』我們是同性!」
然後,夏宇豪因忤逆師長被記過加停學兩週處分。


「夏宇豪這個笨蛋……」
賀承恩和邱子軒在社辦,看著接下來的賽程表傷腦筋。
「欸,軒,在家均受傷的這時刻,你男朋友還被停學,你是怎麼教的啦?」
邱子軒推推眼鏡,聲音壓抑地說:「曾正帆真的太煩了,如果宇豪沒動手,我大概也會忍不住……」
「真的假的?這麼衝動?忍一時海闊天空啊!你還是我那個軒嗎?欸!軒──」賀承恩勾住邱子軒脖子。
「好了別玩了,只好排俊喆上去了。」
「不行不行不行,小吉吉不能扛主攻啦。」
「不然小甲。」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噯……」邱子軒抱住頭,揉著額角。
「算了,先別想了,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冒出受期待大型新人啊?」

邱子軒點點頭,嘆口氣,把桌上的文件都收到包包裡。

「對了,我說軒,你跟夏宇豪肛過了嗎?」
邱子軒動作冰凍一秒,繼續收拾不回答。
「有嗎?有吧?不回答就是有,在哪做的?你家嗎?」賀承恩繞著邱子軒,眼神發光,臉上寫滿好奇。
「很無聊欸你,問這幹嘛啦?」
「我跟小小還沒做過,我說了換你。」
「我又沒問你。」
「好啦,拜託跟我講啦,你們誰是0號?」
「賀承恩,如果不是我認識你這麼多年,我都要告你性騷擾了。」邱子軒把剛剛作到一半的分析資料砸到賀承恩臉上。
「哎喲我好奇嘛……」賀承恩取下滿臉文件抱在懷裡。

「就,那樣啊……有什麼好好奇的?」午後陽光斜照在邱子軒眼鏡上,反射光線發白的鏡片遮住了邱子軒的表情,卻無法遮住他略為發紅的耳尖。
「你知道小小,她最近除了畫圖還開始寫小說,我看了。」
「嗯?」
「她小說裡面把男男寫得好刺激……讀了都很想試試看欸。」
「……」邱子軒挑眉瞪賀承恩一眼。

「當然我沒有要試啦,我只是很想知道肛交真的很爽嗎?」
邱子軒低下頭,耳朵完全變成紅色:「夏宇豪還沒滿十八歲,我們之後才會嘗試看看,還沒想過會做到什麼程度。」
「真的假的啦,軒你這麼正經,沒把那隻少女狗吃掉噢。」
「別再說我了,倒是你跟小小交往這麼久,讓我有點意外。」
「Hey, man,我們可是很純情的好嗎?」
「好好好,你們高興就好。」邱子軒翻了一下白眼。

「我也不是沒想過啦……可是,她是小小欸……」賀承恩的嗓音變得有點乾澀。
「嗯,我知道。」邱子軒手肘撞了賀承恩幾下,算是安慰。

他當然知道,搞不好,他比賀承恩看得更清楚。

======================================


從小,他們三個就玩在一起,沒有特地去意識性別這件事,直到何小小十歲初潮,邱子軒和賀承恩才發現何小小跟他倆是「不一樣」的。
國中的青春期尷尬混亂,他仨還是經常在一起,但是有那麼一些微妙的分隔在滋長。
也是在這時期,何小小跟班上同學去看動漫展,沈迷某部作品成為腐女,進而對同人創作萌生了強烈的興趣,也交了許多腐女朋友。
國中的邱子軒和賀承恩忙著打排球,無暇細思何小小的變化。

上了高中,何小小隨著邱子軒和賀承恩進入排球隊,賀承恩逐漸一點點,一點點去探究這個對他們來說變成另外一種生物的青梅。

邱子軒一直看著他們,對他來說排球還是比較重要。
直到受傷不得不放棄打球,直到發現賀承恩常常單獨跟何小小膩在一起,邱子軒才開始感到,寂寞。

有的東西其實早就不見了,本來也沒有留意,但有一天突然想找,它不在那原來的位置上,人才會惋惜這東西沒在原處是多麼地令人惆悵。

======================================

邱子軒回到家,邊滑手機邊吃晚餐,聽到父母的閒話家常突然令他臉色一變。

他不動聲色地草草結束晚餐,回房間打電話給賀承恩。
「在忙嗎?」
『沒啊,在吃飯,幹嘛?』電話彼端傳來咀嚼的聲音。
「週六有空嗎?跟我去一個地方。」
『噢,我答應小小要陪她去買衣服。』
「呃、好吧。」
『沒關係啦那又不重要,我問小小要不要改天再買,我倆可以和你一起去啊。』
「不用了,這件事不能讓小小知道,我自己去好了。」
『吭?什麼事情啦?』
「我爸決定把我奶奶家賣掉,我們得去把『秘密』挖出來。」
賀承恩沉默了。

「承恩,你有聽到嗎?」
『軒……一定要嗎?』
「你不想的話我可以自己去處裡掉。」
『不好,一起面對吧。』
「好,小小那邊你看怎麼說,星期六我在公車站牌等你。」

掛掉電話,邱子軒拿出床下的綠色鐵盒,這套鐵盒是一組的,何小小的爸爸出國回來買的巧克力,給了他們一人一盒,他的是綠色,賀承恩的是藍色,何小小的是紅色。
邊緣有點鏽,邱子軒撫摸那層刮手的鐵鏽,終究沒有打開它。

======================================

 

星期六下午,邱子軒和賀承恩搭上公車前往目的地。
小時候認為很遠很遠的地方,現在卻不費多少力氣就抵達了。

太陽很大。

邱子軒的祖母因病已遷住安養中心多年,將近廢棄的祖宅外觀看起來相當蕭條。外頭拉起預計施工的黃色警示帶,賀承恩想也不想就扯高往下鑽進封鎖區。
邱子軒跟在他後頭進入。
「軒,你還記得埋在哪嗎?」
「大概。」

當年兩個無措慌亂的孩子。
邱子軒所能想到最遠最遠也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這裡了。

長年無人照顧,後院的雜草蔓生地比當年更加蕪雜龐亂。
只是他倆已經長大了,當時彷彿大到快將人淹沒的庭院,現在卻覺得還好。

兩人憑著記憶胡亂地開挖幾處卻一無所獲。

賀承恩蹲著喘氣:「軒,我們已經挖了快一小時,你會不會記錯?」
「我記得是在這一帶啊……」邱子軒大嘆一口氣,用手背拭去額頭的汗水。
「還是……算了?被挖到就挖到了?」
「你不是有在盒子上寫你的名字?」
「幹……」

=============================

天色向晚,他倆已經快把整個庭院的土都快翻過一遍,看到彼此變成髒污的泥人,卻是要笑也沒力氣了。

邱子軒和賀承恩癱坐在地上。
「軒──怎麼辦啊?該不會被別人挖走了?」
「不會吧?誰要那種東西啊?」
「住在附近的小鬼?之類?」
「不可能吧?再怎麼說這裡也是私人土地……天哪快六點了。我本來想說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你晚上有事嗎?」
「是沒有,但天黑就看不到了。」
「我們把屋內的燈打開?」
「沒電啊,又沒繳電費。」

「軒──」賀承恩抓起身旁的一把土,丟到邱子軒身上。
「怎樣?」邱子軒閃了一下,仍是被丟了全身土。
「軒──」賀承恩又丟了一把土。
「賀承恩!」邱子軒不管他在丟什麼意思的,丟回去就對了。
兩人開始沒有理智地瘋狂互丟,直到把最後一絲氣力用盡,索性就地躺下,反正衣服已經髒到黑抹一片。

賀承恩脫力地讓身體癱軟在地上,一陣沉默之後他滾向邱子軒。
邱子軒厭煩地推開他。「不玩了啦。」
「不是,那邊有石頭不好躺。」
「哪來的石頭?」
兩人愣住一秒之後跳了起來。朝「有石頭」的地方猛刨。
過不多時,賀承恩挖出一個鏽汙的方形物體。
他躺回地上,舉高那個盒子觀看。「怎麼會埋這麼深的……」
「可能是下雨,別的地方的土又淹進來。」

賀承恩摳摳盒子的隙縫:「打不開了。」
「不用開了,本來就是要處理掉而已。」邱子軒取下眼鏡,用手徒勞地試圖抹去上面的泥。
「我們那時候也太笨了,就丟掉就好了。」
「就找不到地方丟啊,又不能丟家裡垃圾桶,也不能丟在學校,更不要說外面。」
「也是……子軒,你不想看嗎?」
「我好累,我現在只想回家洗乾淨。」
「那我們先回家,我回去找工具把它撬開。」
「嗯,真的好蠢。」
「誰沒蠢過呢?」賀承恩爬了起來,伸出手拉邱子軒。


=============================

何小小很不爽,星期六賀承恩用很爛的理由爽她的約。
星期日還繼續神經兮兮地敷衍她的Line。

何小小打給邱子軒想問個究竟,沒想到邱子軒竟然也含含糊糊地沒講兩句就掛她電話。
一股氣上來,她又再撥一次邱子軒家的電話,沒想到竟然是邱倩如接的。
「葛格剛剛出去了耶,好像是去承恩哥家喔。」

女人的直覺。
這兩個人在搞什麼鬼?
如果照她本子的內容,他倆是背著她偷情嗎?
當然現實肯定不會那麼美好……
那究竟是……?

=============================

面對賀承恩破壞鐵盒取出的爛東西,邱子軒看了一下便說:「燒掉吧。」
「用什麼燒啊?」
「你家沒有燒金紙的鐵桶嗎?」
「嗯……晚點吧,等我們家的人都出去。」

堆在兩人跟前的是幾本破爛不堪的色情寫真集,以及幾本手繪的黃色漫畫。


寫真集是十一歲的賀承恩好奇在雜貨店偷的,並不是買不起,而是不敢拿去結帳,不知不覺就把書踹在懷裡溜出來了。
賀承恩只敢找邱子軒商量這件事,兩人像是人類發現新大陸般每天下課後偷偷摸摸研究這幾本激情性交寫真好幾天,邱子軒提議晚上溜出去把書丟到雜貨店信箱還給老闆。
雖然想把書還回去,但小學生的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晚上摸出門。
邱子軒每天來找賀承恩,也必須在晚餐前回家,那時間雜貨店也還沒關門。

後來兩人看膩了,賀承恩就異想天開地拿白紙照著描了好幾頁。
賀承恩越畫越起勁,雖然畫技超爛,但是故事卻是各種異想天開。
什麼蜘蛛女大戰螳螂男,各種莫名其妙的爛哽抒發了小學生對性的各種好奇想像。
兩人常常聊到控制不住勃起,後來索性一起練習打手槍。

等到發現鐵盒已經快藏不下他們這些色情祕密的時候,兩人越來越煩惱。後來賀承恩和邱子軒決定把這些「犯罪證據」銷毀,由於丟哪都不是,邱子軒才想到拿到已無人居的奶奶家藏起來。
 

整個暑假,他們不讓何小小參與他們這件神秘的遊戲。
還贖罪似地常常去雜貨店光顧,五塊十塊地在雜貨店收銀機前的捐款箱投錢。

直到暑假過後,何小小終於才又能來賀承恩家。
懷有共同祕密的賀承恩和邱子軒,對著何小小竟然覺得有些隔閡了。

=============================

賀承恩和邱子軒在賀家一樓門外一邊燒那些破爛的A書,一邊回憶小學時的蠢事,不知道是煙燻還是笑得太過頭,兩人眼角都刺痛地流出不少眼淚。

「子軒,對不起。」

「幹嘛啦,神經噢。」

突然,兩人聽到一聲熟悉的大喊。
「喂──」

一回頭,只見何小小怒氣沖沖地跑過來。

賀承恩和邱子軒對視一眼,很有默契地把手上剩下的A書一鼓作氣丟到金爐中。
然後,賀承恩硬起頭皮迎向何小小。
邱子軒則擋在金爐和賀承恩中間。
「燒東西?你們兩個到底神神秘秘在幹嘛?又有事瞞我了?」


飄散的煙灰沾上邱子軒的眼鏡,邱子軒摘下眼鏡擦拭,前方質問的何小小跟討饒的賀承恩變得很模糊。
突然,他很想很想夏宇豪。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