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慎入

============================================

 


五年前,是奕杰如願以償地參加了秘魯的考古團隊。
然後,他再也沒有回來。

在考古團隊失聯的消息傳出後,非盛哲發瘋似的想盡一切辦法尋找是奕杰,甚至想要前往秘魯跟隨救援隊去親自找尋,然而他提出的隨隊申請卻被救援隊駁回。


之後,非盛哲過了很長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
由於非盛哲是是奕杰的合法配偶,加上周心如遠渡重洋早已再嫁,非盛哲成了是可優的法定監護人。娟姐在是奕杰失蹤後,就搬來與非盛哲和優優同住照顧他倆。

失去摯愛的非盛哲成了廢人,被憂鬱症纏身的他無法工作,窩在家裡靠娟姐的收入過活。
直到一年前娟姐因為過勞倒下,非盛哲才像是大夢初醒,重新擔起整個家庭的生活。

是可優,十七歲,面對這個她叫了十年小非把拔的男人,充滿複雜的感情。
在這十年的前五年她是擁有兩個爸爸,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公主。
後五年,她上了國中,跟著娟姐學習堅強。
是可優不怨非盛哲的頹廢,她知道非盛哲有多愛她爸爸,一個心地如此柔軟如此易感的人,根本承受不了這種打擊,是可優漸漸懂事之後,她也明白若不是因為她,非盛哲早就追隨是奕杰而去了。
不行,她要留住他,不能讓非盛哲被是奕杰搶走。

============================================

「小非把拔,今天晚上我會去醫院看奶奶,晚餐你自己吃喔。」
『不好意思麻煩妳了,請幫我拿桌上那疊小說過去,奶奶上次說要看的我一直忘記。』
「好啦,你下班以後不可以到處亂晃,趕快回家。」
『好。』
切斷手機,蒼白、客氣的嗓音還盈在耳,是可優很清楚,即使她叫了非盛哲十年爸爸,她們兩個依然不是真正的父女,只是互舔傷口的夥伴罷了。

娟姐住院也半年了,狀況毫無起色,娟姐以往在醫院人緣極好,住院之後都有不少同僚來找她聊天,也特別照顧她,因此她總是叫是可優跟非盛哲不用天天來,但是可優仍是一有空就往醫院跑,除了因為她和娟姐特別親,也是想避開和和非盛哲獨處的機會。
她知道非盛哲也是這麼想,因為只要他們獨處,就不免想到應該要在他倆之間的第三人。
沒有回來的人。

============================================

 

下雨了。

又忘了帶傘。

非盛哲望著天空,低嘆自己的沒用。

都廿九歲了,能不能機靈一點?

他很想是奕杰,每天都在想。

他很害怕忘記與是奕杰共處的那段時光,那些日子是如此甜蜜,而趨近不真實。

如果不是優優的存在,他都要把這些美好過往當成是夢了。

 

優優這一年多來漸漸開始避著他。非盛哲明白,當年那個吵著要跟小非葛格結婚的小女孩長大了,他畢竟不是她真正的父親,是該拉開一些距離。

 

雨勢沒有變小的跡象,非盛哲吐口長氣,衝入雨中。

 

============================================

 

今天是可優早早就被被娟姐趕回家唸書,看到淋得濕透的非盛哲進門時,她的第一個反應是生氣。

火焚般的焦躁填塞她的胸臆。

是可優匆忙地拿一條乾毛巾來幫非盛哲擦髮。

「小非,你忘了帶傘不會去買一把嗎?」

到底多久以前開始?優優情緒一上來就直喚他小非,不是小非把拔,更不是小非葛格。

 

「抱歉……本來想說雨不大,沒想到快到家時雨勢變得好大……」

「可惡!」是可優抓起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非盛哲白皙的肌膚陷出一圈紅色的牙印。

「對不起,優優,對不起……」

 

他完全明瞭這孩子的不安,但是他無能為力,他光是活著就很勉強了,他只能很被動地,承受女孩的情緒。

 

(奕杰,對不起,我無法當個堅強的父親。)

 

又是那個表情!

非盛哲愧疚與自責的樣子讓是可優心頭那把沒有出口的無名火更燙了!

 

小非明明沒有錯,小非一直都沒有錯,但是她能責怪誰?

是奕杰離開的時候她才十二歲,然而她沒有因此就把非盛哲當成父親的代替品,從最初就不是。

說到底,第一個把小非拉進這個家的是她,她是可優才是第一個喜歡上小非,想跟他結婚的人。

 

是可優儘可能地讓自己的聲音平靜:「我已經沒有爸爸了,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不可以像奶奶一樣生病,不然我就剩下一個人了。」

「優優,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是可優把擦髮的毛巾丟在非盛哲身上,接著拿吹風機遞給他。

「自己吹,要吹乾。」

「好。」非盛哲苦笑著,接過吹風機。
 

曾幾何時,小女孩變得跟娟姐一個樣,還反過來照顧自己。

非盛哲一面吹頭髮一面觀察拿作業出來寫的是可優。

(真像……剛剛那發怒的樣子,像極了是奕杰。)

是可優遺傳了是奕杰的深邃大眼,眼角略微下垂的模樣惹人憐愛,這副嬌美的外表下卻有比他堅強不知道幾倍的靈魂。

驀地,非盛哲深深慚愧了起來。

至今為止,他都在做什麼呢?

 

留意到非盛哲的視線,坐在餐桌寫作業的是可優放下瀏海遮住臉。

非盛哲不由自主地站起來,走到是可優身旁,傾下身屏息凝視,尋找那令他魂牽夢縈、難以忘懷的影子。

 

是可優明知非盛哲看的不是自己。成熟男性的氣息仍是讓青春期的她腿心一涼,流溢濕滑的蜜液。

早熟的是可優當然知道那是什麼,她併緊腿根,試圖把心思集中在課業上。

 

非盛哲看她攢緊眉頭,思念之人的容貌彷彿就在眼前,不自覺又將臉靠得更近。

感受到熾熱的呼息,是可優再也無法冷靜,她伸手推開非盛哲:「小非『把拔』!」

一觸手滿掌濕漉,一抬眼只見非盛哲滿臉淚水。



================================

〈應該不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