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江勁騰恢復意識第一眼是瞥見戴著眼鏡的邵逸辰在旁邊讀書。
這幾天住在醫院,邵逸辰沒有心思處理隱形眼鏡,又戴回以前的黑框眼鏡。
邵逸辰這副模樣令江勁騰產生些微混亂感。
尚未褪去的麻醉藥、抽痛、無力感令他再度閉上雙眼。

(現在是在哪裡?)
這個疑問包含時間與地點。
地點很明顯是醫院,狀態重傷剛開完刀。
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受什麼傷?
負傷時突然湧進的大量過往如繁星點點漂浮在他腦識中,相連的事件匯聚收攏,形成一條又一條的生命歷程線,龐雜交織亟待梳理。

 



首先,兒時至年少的回憶為單一直線毋庸置疑。
問題是從十九歲到卅歲這段時期,生命線散射成許多紊亂的平行線。
所有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化為影像重重交疊。
全部。
他只確定他腦裡這些記憶都是實際存在過的,並不是夢。
但是他的年紀廿五歲?廿三歲?不,更年輕。
那卅歲的記憶是哪來的?

==============================

江勁騰再度睜開眼時是白天,邵逸辰邊削著蘋果邊和江雁璃聊天。
邵逸辰不知說了什麼,讓江雁璃笑得猛咳嗽,她像是卸下了所有包袱,整個人散發出輕盈的光彩。
兩人似乎很親近。
即使是最重視的姊姊,江勁騰仍感到些微妒意。

 

留意到江勁騰的視線,邵逸辰大聲驚呼又哭又笑地和江雁璃一起擠到到他床畔。
邵逸辰連珠砲地問一大堆問題,餓不餓?這裡痛嗎?那裡痛嗎?
(好吵。但……好可愛……可愛地不得了。好想把他按在懷裡揉……不能動,使不上力,可惡。)

「哥你冷不冷?病房冷氣好強啊。」
(叫我哥?啊啊……所以現在是認識邵逸辰的第二次。)
有認識邵逸辰的人生線跟其他不同,畫面特別鮮明、立體。
只有兩條線有認識邵逸辰,其中一條才進行到大三寒假……去了墾丁……然後……

這就是「現在」?
好,如果「現在」是這個情況,那其他的「回憶」是哪來的?
(好渴……好痛……)

「哥你要不要喝點水?」邵逸辰靠得極近,擔憂地望著他。
江勁騰點點頭。


==============================

為什麼再一次認識邵逸辰?
邵逸辰知道這是第二次嗎?

江勁騰想起帶邵逸辰回家那晚搜到的預言筆記。
2021年美國內戰……那是第一次認識邵逸辰的生命線中發生的世界大事。
邵逸辰把它筆記下來,這表示現在這個邵逸辰記得另一段過去。
先前不明白的一些線索串了起來。

那晚在墾丁,邵逸辰淺淺笑著:「從以前……每次我生病,哥就對我特別溫柔。」
所以,邵逸辰跟自己一樣,至少上一次他倆走過的路相同。
那些回憶都是「真實」的。

得出結論之後,江勁騰鬆了一口氣,目前的「這條線」邵逸辰平安無事,邵逸辰真的聽他的話回來了。
不過,這個邵逸辰……好像沒那麼聽話了。


==============================


江勁騰繼續默默觀察邵逸辰。
原本他不太願意給邵逸辰做看護工作,但看邵逸辰似乎樂在其中也就讓他服侍下去。
大部分時間江勁騰都闔眼休養祈使身體早點復原。
有時邵逸辰以為他睡著就會偷偷地吻他額頭跟臉頰。

邵逸辰怕弄到他傷口,吻得極輕極輕,像用羽毛邊緣細絨掃拂。
江勁騰總是極力忍住笑讓邵逸辰為所欲為。


==============================


到今晚,江勁騰終於觀察夠本,把記憶跟思緒整裡一番,才向邵逸辰開口搭話。
聽到江勁騰喊他的方式,邵逸辰果然反應很大。
跟他預期相同,太可愛了。

「哥……你說什麼吃醋?」
「簡單說結論,我已經知道了,把你調教得這麼會玩的人就是我。」

這句話信息量太大,邵逸辰一時無法承受,按住胸口腳步踉蹌。
「哥?你、你也重生了?」
江勁騰緊緊扣住邵逸辰手腕,不讓他後退。
「沒錯,雖然我還沒弄清楚這是怎麼發生的,但我確定我跟你走過一段相守的道路。雖然那個結局很糟糕。」
「啊……」
「先前的夢,原來不是夢。你也經歷過我就不多說了,我受傷瞬間頓時明白那些畫面不是夢,是真實發生過的。」
「哥……江勁騰……呃……」
「仍舊叫我『哥』沒關係,我喜歡。幫我調整一下床,詳細告訴我發生在你身上的事。」
邵逸辰抬高床頭至45度,並降下病床柵欄,拉張凳子坐到床邊牽著江勁騰的手說話。
「去年八月那時候我一度暈倒,差點斷氣……後來……」


邵逸辰誠實敘述了從開學前到與江勁騰相遇後,他隱瞞未說之事。
「大概是這樣……我怕我講了你也不信,所以一直沒說。」
「嗯……看來我有必要跟蔡依君談談。」江勁騰沉思著。

邵逸辰努力回想蔡依君同他討論過的一切,自己只有上一世的記憶,若他重生是蔡依君的力量,那江勁騰呢?是不是跟蔡依君一樣已歷多次輪迴?
「哥,你跟依君……那些回憶……也都想起來了?」


江勁騰看穿他想問的問題,淡淡一笑:「對,但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事情。」
「怎麼說?」
「你想看看,你活到卅歲,能記得的事情有多少?如果不看照片,是不是很多事沒印象?」
「確實……有的事即使看了照片也沒什麼印象……」
「人的記憶就是這樣,會篩選留下重要的事情,對我來說,只有跟你共渡的日子是重要的……我愛你,邵逸辰。」
「咦?咦咦咦咦?」面對男朋友突如其來的示愛,邵逸辰臉頰刷地變紅。

江勁騰專注地看著他:「這句話是上一世我欠你的,到最後我都沒有承認,我很後悔。」
「啊……嗯……沒關係啦……這一世你跟我說很多次了……」邵逸辰不知所措地連推眼鏡數下。
「說幾次都不夠。」江勁騰笑著搓揉邵逸辰細緻的手心。

邵逸辰慌亂地轉移話題:「那……血案呢?你應該對這件事印象深刻?」
「嗯,這件事時間還久,我不會讓它發生的。」
「你知道兇手是誰?」
「知道。」
「是誰?」
「跟你沒有關係。」
「哥。」
「你不要牽扯進來。」
「江勁騰,我跟以前不一樣了,你不要老想著保護我。」

江勁騰挑眉,拉住邵逸辰手腕往前一扯。邵逸辰重心不穩,雙膝一彎跌靠在床沿。
「是啊,不一樣了。邵逸辰你滿棒的齁,學人玩什麼電愛?去哪學的?」

聽到江勁騰戲弄的語氣,前世被壓死死的憋屈感浮現。邵逸辰不滿地反擊:「哥,你明明也玩得很開心,幹嘛跟我計較這個。」
「我有說我玩得很開心嗎?」
「我都錄下來了。」
「刪掉。」
「不要。」
「把聽話乖巧的邵逸辰還給我。」
「吼……哥你真的喜歡那個樣子的我嗎?」
「當然喜歡。」

「現在這樣不喜歡嗎?」
「也喜歡。」
「比較喜歡哪一種?你只能選一種。」
「我選乖巧的你就會乖乖的嗎?」
「不會,我已經決定重來一次要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

「哦……跟我在一起不精彩就是了。那你幹嘛叫我選?」江勁騰放開邵逸辰的手,閉上眼睛。
「不是啦……」邵逸辰趴在床邊,一臉委屈:「以前……我們在一起雖然幸福,可是我太依賴你,最後你遇到什麼都不肯跟我商量,我覺得這樣很不好,我也是個男人啊……我想跟你分擔,一起解決問題。」

江勁騰伸手揉亂邵逸辰的頭髮:「回想起來,你以前是不是都硬憋著裝乖啊?我常常弄不懂你在想什麼,現在這樣坦率一點也不錯。」
「也沒有硬憋啦……我對哥的決定一向很服氣,只是……」
「只是?」
「因為總覺得你都是對的,久而久之就不想表示意見了……」
「嗯……好吧,這件事你讓我想想,等我康復我要先求證某些事。」
「謝謝哥。」邵逸辰直起身在江勁騰頰上吻了一記。

江勁騰笑道:「你這幾天怎麼淨親我臉頰啊?」
「啊?」
「我沒有一直在睡。」
邵逸辰臉燒到快炸開:「我……」他垂下頭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低道:「……如果親嘴的話,我怕我會忍不住……」
「你親啊,忍不住就不要忍了。」
「不行啦,你傷還沒好……」
「你的忍不住是想坐上來?」
「哥!」邵逸辰雙手遮臉,恢復記憶的江勁騰太可怕了,自己的心思在他面前好像透明一般。

邵逸辰已經開始想念不久前那個廿一歲的江勁騰,早知道就多玩他一下,江勁騰清醒之後自己這輩子要翻身沒指望了。

 

江勁騰笑得一臉邪魅:「你每天幫我清潔弄到那麼乾淨,我都想說你到底在幹嘛……」
「哥,原來你都在裝睡……」邵逸辰臉抬不起來。
「再過幾天吧,等我再恢復一點,寶貝你就不用忍了。」
「我、我沒有啦!我才沒有對傷患想入非非……」邵逸辰語帶哭音。
「也是,現在樣子很難看,引不起你的興趣。」
「不會,哪會難看……哥永遠是最帥的。」邵逸辰終於放開遮住臉的手,萬般心疼地輕撫江勁騰身上包裹的紗布。

江勁騰原本摸著邵逸辰頭髮,手指往下滑過耳廓,揉撥他的耳垂。
邵逸辰轉頭看他,兩人視線對上,邵逸辰再也克制不住,站起身將嘴唇貼上江勁騰雙唇。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Yes追到更新了~
    謝謝作者辛苦了~
  • 感謝追看!!!
    看到大家的留言就不辛苦了 ^^

    sjiaban 於 2017/05/24 23:30 回覆

  • 訪客
  • 居然停在這裡!(咬手帕)
    作者大大要不要考慮趕上時事寫到兩人結婚啊?
  • 會考慮,不過結婚結局還滿言情的……
    然後婚禮一定有人闖入破壞又會變成八點檔 XDDDDDDDDDD
    (不知為何想到三立八點檔的婚禮戲自己笑到崩潰)

    sjiaban 於 2017/05/25 00:22 回覆

  • 小Q
  • 耶~江勁騰也有了前世的記憶~
    相信過去的悲劇覺對不會再發生在他們身上,所以~就讓他們甜甜蜜蜜下去吧~~~
  • 當然,同樣的悲劇一直演就變成奧戲拖棚了 XDD

    sjiaban 於 2017/05/25 11:45 回覆

  • Alice
  • 哈哈😄這結尾好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