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的點文遊戲,第2篇:Deng_Er → 是奕杰X邱子軒

虐,慎入

 



過了四十歲之後,身體越來越不是自己的了。
一點一點地失去控制,像是要還給上天一樣。
尤其是奕杰經歷那樣坎坷的遭遇,身與心比一般人承受了更大的損耗。

過去十年,是奕杰的記憶相當破碎,只由一些零星的印象拼湊出事實片段。
當年他參加的秘魯考古隊遭遇搶劫,只有少數人獲救。
是奕杰頭部重傷失去記憶,加上所攜物品被搶奪一空,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救他性命的好心人在他傷勢漸復後把他交給中國大使館。使館的人查不到是奕杰資料,他的身心狀態又不佳,便將他安置在醫院。
經過慢長的治療與復健,是奕杰才拾回記憶。

在秘魯恢復記憶沒多久,是奕杰便匆忙地趕回臺灣。

失蹤十年,一切都變了。
出發前還小不隆咚的優優長成漂亮的美女,而最愛的小非卻變成他的女婿。

非盛哲完全無法承受這件事實,原以為再也不會回來的人又出現在眼前。
原本就極為纖細敏感的非盛哲這幾年好不容易才從失去是奕杰的心神崩壞中站起來。
是奕杰的再度出現讓他建設許久的防衛機制又差點潰堤。

從優優口中得知非盛哲這幾年的狀態後,是奕杰瀟灑退出。

兩個人都是他的最愛,自己退出能讓他倆幸福,三個人之中有一個人不幸遠比三個人都不幸來得好,這是很簡單的數學。
況且,他老了。
優優跟小非可以彼此照顧,他又何必拖累他們?


不過雖然他能退出,卻無法與這對新婚小夫妻同住。
這些年少子化愈趨嚴重,脫離教育圈多年的教師謀職更加困難,是奕杰決定提早退休,幸虧當初考古隊遇難獲得了一筆可觀的保險金,是奕杰在遠離台北的城市購置一戶公寓獨居。

鄉間生活相當愜意,除了交通不便外倒沒有什麼不好,在優優的強烈要求下,他每個禮拜都要跟優優視訊報平安,自己在家裡閱讀文獻作研究,日子平平淡淡地,也就這麼過去了。

===================================

坐在前往醫院的公車上,是奕杰經不住打了個盹。
到達醫院後只覺得全身筋骨都快散了。
是奕杰瞇眼拖著腳步去復健科。

大醫院的板凳既冰又硬。
等待也是枯燥加漫長。
他真的很討厭醫院,在國外待得這幾年還不夠嗎?
連回到臺灣還要每個禮拜到醫院復健,除了埋怨這不中用的身體,還能怨什麼?

「老師?」
是奕杰抬眼望去,一名身穿白袍的年輕男子謹慎地呼喚他。

沒有印象。

「老師,我是邱子軒,大一的通識課上過您的生死學。」
是奕杰在破碎的腦海中試圖打撈這個戴眼鏡的斯文青年的回憶。
「呃,不好意思,我這裡受過傷,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了。」
是奕杰指指額角。

邱子軒漾起一個溫柔的微笑,逕自在是奕杰身邊坐下。
「沒關係,老師學生那麼多,不記得也是很正常的。」
「嗯,不好意思啊,我還要等很久,你忙你的。」
對於自身目前景況,是奕杰是有點不願人知的,尤其在過去的學生面前。

「我還是Intern,現在剛好不忙,老師來看哪一科?」
「復健科。」
邱子軒低聲道:「老師我幫你安排,等等讓您先進去。」
「不用了……」
雖然等待很漫長,但是奕杰除了醫院之外也無處可去,提早結束也無事可做。

「不要緊的,等我一下。」邱子軒拍拍是奕杰的手背,起身進去復健科的診間。
是奕杰低頭看著被邱子軒觸過的手背,不斷湧上強烈的自我厭惡感。

才過不到五分鐘,邱子軒就來帶是奕杰從後門進去診間看診。
邱子軒從頭到尾陪侍在旁,關於是奕杰的病況也一字不漏地聽進去了。

結束看診之後,邱子軒嚴肅地告訴是奕杰,他的復健做得並不確實,只靠每週來一次醫院是不夠的。

是奕杰非常疲憊,懶懶地回應他:「所以呢?」
邱子軒推了推眼鏡:「老師,您受傷當時送醫太遲,在國外受到的照護又很隨便,現在既然回到臺灣,就應該好好治療,恢復健康。」

這些話主治醫生早早就跟是奕杰提過了,但每週來醫院一次已經是他忍耐的最大極限。

「好了,不要叫我老師了,我已經沒在教書了。」是奕杰向邱子軒擺擺手,打斷他的話。
一瘸一拐地轉身就要離去,邱子軒卻早一步攔下他。
「老師……是先生,不然您住哪裡?讓我每個禮拜去幫您復健好嗎?」

是奕杰俊目瞠大一霎,光芒瞬又斂去。
「你去忙吧,別管我了。」
邱子軒不讓:「老師,請還是讓我叫您老師,老師可能不記得我,但是老師曾經拯救過我,所以我無法不管您!」
「怎麼說?」
邱子軒把是奕杰拉到一旁坐下,壓低聲音:「大一的時候,老師出過一份遺書作業給我們……當時,我正跟交往的男朋友……」
邱子軒頓了一頓,續道:「對,是男朋友,瀕臨分手的狀態,那是我的初戀,我真的很愛他,我們吵得很兇,有幾度我真的很想結束自己的生命證明我對他的愛。」
是奕杰默默聽著。
「那時候老師在課堂上藉由指導遺書寫作的方式,教會我們珍視生命的重量與責任,一次又一次……當我在寫下遺書的時候,想起了未完成的夢想與親愛的家人,讓我從感情的泥沼掙脫出來……」
「你們合好了?」
「我明白他的不安,直到他考上大學才跟他提分手,我們分得很和平……不過,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談過那樣深刻的戀愛……」
邱子軒陷入回憶中,眼角氾著星點般的淚光。
是奕杰拍拍邱子軒的肩膀。

此時診間的護士出來跟邱子軒招了招手,邱子軒抹抹眼角站起身:「老師,請務必讓我陪伴您恢復健康好嗎?」
是奕杰點點頭,露出無奈的微笑。

在醫院與過去的學生重逢雖然尷尬,但知曉自己曾在無意中拯救了年輕的生命,是奕杰感到過去不長的教學生涯比他自己想像的更有意義,離開醫院時腳步也輕盈了些許。

===================================

在那之後,邱子軒每週會去是奕杰住處兩次幫助他復健。

是奕杰發現自己開始期待邱子軒的到來。
這種感覺似曾相似,但邱子軒與非盛哲截然不同。
邱子軒非常嚴厲。

是奕杰被他逼得整頓自己頹喪的獨居生活,從環境清潔到日常飲食,樁樁件件都被逼回軌道上,甚至他還開始去附近的安親班兼差幫小孩子上英文。

在一次不經意的聊天中,是奕杰得知邱子軒目前是單身的狀態。
想想自己都四十七歲了,實在不該再有多餘的期待,但他仍是懷著一點點……想要獲得讚許的心思,好好打理自己的外貌。

是奕杰原就生著一張娃娃臉,振作起來之後,過往那個英姿俊朗的模樣倒也回來了七八分。
看著是奕杰的轉變,邱子軒挺有成就感。

當年是奕杰失蹤的消息在校內像炸彈一樣炸開,甫和夏宇豪斷乾淨的邱子軒心上彷彿被砸了個大洞。
想向老師道謝,這個情緒卡住了,沒有宣洩的出口。
這讓他和夏宇豪這段感情留了一個頓點,沒有結束。

在網路上看見是奕杰奇蹟歸國的新聞時,邱子軒透過熟人不斷打探消息,得知是奕杰搬遷的新城市與所在醫院之後便申請轉調到這間醫院服務。
終於讓他如願以償報了這段當年的師恩。

然而,隨著是奕杰漸漸恢復健康活力,邱子軒一方面感到是奕杰越來越難控制,另一方面,行為也越來越幼稚,明明對方大了自己十七歲,任性的程度卻像是小了自己十七歲,一點成熟的紳士風範都沒有。

是奕杰幾乎已經恢復正常人的行走坐臥,每次做完復健卻還是像剛剛開始時一般喊疼喊累地要邱子軒幫他按摩。
邱子軒知道是奕杰在耍賴,但莫名地覺得這樣依賴的老師非常可愛。


邱子軒感情空窗很長一段時間了。
不是他自戀,但邱子軒自認為異性緣跟同性緣都不錯,這些年來來往往地有許多人跟他示好過,他也嘗試過再與他人交往,然而始終比不上夏宇豪。
並不是夏宇豪的條件比這些人都好,而是夏宇豪在他心裡留下的痕跡比其他人更深。
其他的人不是無法留下任何痕跡就是淺淺地,轉過身就忘了。


但是邱子軒不曾想去找夏宇豪復合,他知道他們在一起,只會繼續互相傷害,留下更深的傷口。
夏宇豪從來無法理解他。
這很正常,要理解一個人並不容易,很多時候他也無法理解自己。

問題是,夏宇豪的不理解會令他痛苦,其他人他反而不在意。
只有和夏宇豪心意相通。
那是他想要的東西。
越是追求,越是讓兩人都更加地難受。

與夏宇豪分手之後,他更加難以讓任何人走進他的內心。
無論與什麼樣的人交往,他都麻木到讓對方失望不已。
這幾年他終於不再接受任何人。
不再受傷也不再傷人。

這種矛盾掙扎的情緒在他內心糾結多年,已經成為解不開的結,直到最近,他才試著一點一點地跟是奕杰傾吐。

=============================

「嗯……我的結論是,你真的想太多了。」趴在地墊上的是奕杰慵懶地回應邱子軒。
跪坐在旁的邱子軒停下按摩的手,不解地望向是奕杰。
「照你所說你跟那個誰分手才十年?這十年你能深入交往幾個?一年一個也才十個欸,地球上有超過74億的人口,你才試那麼幾個就絕望成這樣?」
是奕杰翻過身,望著邱子軒的眼睛:「只是你都遇到一些不怎麼樣的人罷了,別灰心啊,你才卅歲,人生還長得很。」

是奕杰像平常一樣賴皮地伸著手,讓邱子軒拉他起來。

邱子軒楞楞地聽是奕杰講完這一長串,心裡某處的結鬆了一點。
他那些堅硬又嚴肅的苦痛在是奕杰慵懶豁達的態度跟前,化為棉棉軟軟軟的輕煙。
邱子軒想哭,自己究竟為何如此糾結?
糾結這許多年。
光與是奕杰相處、說話,令他春風雪融,豁然障盡。

這孩子,對自己太嚴苛了吧?
冷不防,是奕杰伸出手,揉了揉邱子軒的頭髮。

邱子軒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他笑著哭泣,像要把累積多年的鬱結就此沖刷殆盡。
「傻孩子。」
是奕杰把邱子軒的頭按到肩上,拍撫他的背,讓他盡情流淚。

相隔十一年,邱子軒找回了躍躍欲試的心情,即使受傷也想嘗試的心情。
邱子軒吸著鼻子,抹乾眼淚:「老師,我租的地方很近,不如我搬過來跟你住吧。」
是奕杰微笑:「可以啊,我問我女兒跟女婿,他們同意就可以。」
邱子軒點點頭:「請幫我問問他們。」
真的太正經了,是奕杰搖搖頭。

是奕杰拉過邱子軒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記。
邱子軒心臟停了一拍,是奕杰卻沒有多餘動作,露出懶憊的笑容:「你要當醫生的人這麼僵硬會累死自己的。」
「老、老師……你是不是會喜歡年紀小你很多的男生?」
「啊?」
「呃、當我沒說,我回去好好想想……」邱子軒慌忙地推了兩下眼鏡。
「傻孩子,是我應該要問你是不是能喜歡年紀大你很多的人吧?」

「老師……」
「陪我去散散步,前面公園的花最近開得很美。」
「不是都快謝了?」
「快謝的花才是最美的,等到哪天你對研究老東西有興趣時,我再教你欣賞。」
「老師,你根本不老。」
「你發現了?」
「早就發現了,你身體復原的狀況我比誰都清楚。」
「哈哈哈。」兩人對視三秒後忍不住笑了。
「子軒,慢慢來吧。」

是奕杰輕輕挽住邱子軒的手,稍微把體重倚到他的身上。
邱子軒突然感到眼前的風景變得無比真實。
風的溫度,鳥的鳴叫,新綠植物的氣味,倚著自己的老師的體溫,如此厚實、溫暖。

兩人緩緩地,踏出那一步。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