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的點文遊戲,第4篇:咖啡黨的拿鐵人生 → 江兆鵬X王振文

※這一篇有繼承前面幾篇的世界觀,不能接受拆原作CP者勿入。

(算是前篇)http://sjiaban.pixnet.net/blog/post/44113425



王振文和陳家均沒有正式婚姻,兩人平平淡淡地同居多年,關係早已超越家人。
聽聞邱子軒的消息,半是好奇半是關心,來看看邱子軒的新居以及同居對象。
雖然王振文和陳家均從來都說不上激情,但一絲絲的嫉妒王振文還是有的,所以他任性地不讓陳家均同行。

青春期以後,王振文就經常做一種奇怪的夢。
具體內容是什麼他也難以詳述。
只覺得異常繽紛,醒來的時候每每肩頸疲倦酸痛。

 



昨晚他又做了同樣的夢,因此搭上巴士沒多久他就睡死。
清醒時彷彿過了一世,以為快要抵達目的地,瞟向窗外的地標,還遠得很。

王振文大嘆一口氣。
可惡的邱子軒,哪裡不搬搬去鳥不生蛋的鄉下地方。

車程恐怕還要拉一個小時以上,王振文掏出手機想打發時間,卻發現忘了充電。
他低聲連環咒罵翻著背包想找行動電源卻遍尋不著。

後座的大叔似乎是被他吵醒,抗議地踢他椅背一腳。
王振文瞪對方一眼,原想瞪瞪就罷,目光卻無法從對方臉上移開。
對方看見他的臉也怔住。

意識到這樣的瞪視很失禮,王振文縮回座位上,壓抑不住心臟紊亂的鼓動。
本該遺忘的夢被喚醒般在腦識深處回放。

有很多次,是兄弟。
有的時候,是同窗。
甚至有時,互不相識。
唯一的共通點,就是無論他倆是何關係,最後,他必定會和此人接吻。

王振文打了一個哆嗦。
後座那個大叔比夢中的樣貌年長了大概一輪,或許只是面貌相似?

王振文再也睡不著,接下來的車程他頻頻回首,每次回望都看見大叔同樣緊盯著他,令他不寒而慄。

惶恐困惑地經過兩小時後,王振文始終提不起勇氣跟大叔搭話,便匆匆下了車。
大叔也下了車,若即若離地跟在他後頭。

幸虧方才忍住沒用手機,還存有一點點電力,王振文逼自己不要多想,抓緊手機看地圖,腳步越來越快。


「振文,你來啦?」迎面而來的是邱子軒燦爛的笑容。
邱子軒雙手插腰氣定神閒地立在家門前。
「學長!」王振文簡直快哭出來,三步併兩步奔向邱子軒。
「怎啦?」
王振文發著抖回頭,剛剛追得很緊的大叔已不見人影。
他放鬆地垂下肩膀,對邱子軒搖搖頭:「沒事,太想學長了。」
邱子軒拍拍他的手臂:「進來坐。」

邱子軒的新居在一戶公寓的一樓,建物雖然不新,但卻整理得相當乾淨。
王振文跟著邱子軒在門口脫了鞋,踩進客廳的磨石子地板,一股涼爽從腳底熨透上來,說不出的舒適。
邱子軒讓王振文坐在客廳的實木座椅,便拐進去廚房張羅茶水。
王振文眼珠子亂瞟,室內大概卅坪左右,明明住了兩個人,東西卻很少,連電視都沒有。

過沒多久,邱子軒就端了兩杯茶出來。
「抱歉,只有茶包。」
「沒關係啦,都可以。」
許久沒見,不免有些生疏,王振文向來不太擅長拿捏話題,只好先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聊完天氣跟政治,接著交換了一些球隊成員們的近況後,王振文才敢講重點。
「學長,那個……夏宇豪,他前陣子好像又換了一個新女友。」
邱子軒瞠大眼一瞬又恢復淡然神色:「是麼?好久沒他的消息,去年我跟振武通電話的時候他還說夏宇豪快結婚了呢,呃……你跟振武?」
「沒事沒事,我們現在跟親兄弟一樣啦,我都跟家均在一起那麼久了。」
邱子軒點點頭,他雖曾從夏宇豪那裡聽到一些,但畢竟是多年前的事情,他在局外也難以置喙。
「家均……好嗎?沒陪你來?」
「噢,他要上班。」
「謝謝你大老遠跑這一趟來,晚點老師回來我請他開車載我們出去吃飯,這鎮上有一家古早味台菜超好吃的。」
「好啊,老師?你還稱對方老師嗎?」
「嗯,改不過來。」邱子軒推了推眼鏡。
「矮額?怎麼有種禁忌戀情的感覺?」王振文瞇起眼貼近邱子軒虧他。
「沒有啦,我們還不是……」
「咦?都同居了?」
「這個說來話長……」

正當王振文還想進一步追問時,有人回來了。
望向邱子軒迎上去的背影,王振文感到邱子軒真的跟他的老師不太單純。

跟著邱子軒進屋的,是個遠看看不太出來實際年紀,有著一張娃娃臉的大叔。他看向邱子軒,眉眼全是笑意。
王振文匆忙地站起身點頭致意。
邱子軒向兩人介紹彼此:
「老師,他是我高中的學弟,是我在排球隊的得力助手,他叫王振文。」
「振文,這位是我大學的通識課老師。」

「你好,我叫是奕杰。」
王振文不假思索地回握是奕杰伸出來的手,很厚實很溫暖,不由得升起強烈的信賴感。

不料跟在是奕杰旁邊的還有他人。
一打照面,王振文立刻吃驚地用手直指對方。「是你!」


================================

在餐席間,王振文得知了是奕杰最好的同學叫做江兆鵬,兩人曾參加許多次的考古團。
那個叫江兆鵬的大叔坐在是奕杰旁邊,依然像在巴士上一樣緊盯著王振文。
看得王振文渾身發毛,簡直食不下咽。

終於,邱子軒忍不住開口:「振文,你怎麼了?東西不好吃嗎?」
王振文猛搖頭。
江兆鵬則是露出一個詭異莫測的笑容,朝王振文眨了眨眼。

(眨屁啊!!這個臭老gay!!)王振文內心嘶吼,卻礙於邱子軒的面子不好發作。
他咬著茶杯對邱子軒道:「學長,不好意思本來說要過夜,我看今天晚上還是先回去好了。」
「啊?但是這時間,已經沒有巴士了。」
「呃……」
「你是掛念家均嗎?」
「我有跟他說會在這過夜啦……」
「那就好,別客氣啊,那麼匆忙做什麼呢?」
「嗯……嗯……」


================================

王振文辯不過邱子軒,從學生時代開始他就最服氣這位學長。
從容不迫,永遠以大局為先,只要子軒學長在,各種疑難雜症似乎都能迎刃而解。

回到邱子軒家之後,由於浴室只有一間,邱子軒先去洗澡順便清掃浴室。
王振文跟兩位大叔同處一室無話可說,便以整理行李為由先回客房。

沒想到江兆鵬卻厚著臉皮跟了過來。
二話不說,手掌拍向牆壁攔下剛進門的王振文。

然後,吻了下去。

這個吻很客氣,並沒有過份侵犯,停留的時間卻很漫長。
王振文睜大眼,畏懼終於轉向發怒,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拳揮向江兆鵬,卻被他躲開。
江兆鵬退後兩步,若有所思地輕撫下唇,向王振文微微一笑,轉身離開。

王振文氣炸了,把行李統統倒在床上,亂搥床舖一通之後打給陳家均抱怨。

==============================

邱子軒洗完澡來叫王振文時,王振文正躺在一團亂的床舖中間連罵髒話,看邱子軒進來,王振文依然餘怒未消,三句解決陳家均掛掉電話,埋怨道:「學長,不是我想說,你老師的朋友也太隨便了吧!他剛剛跟我進房間,還強吻我欸!」
「什麼朋友?」
「就是那位江兆鵬先生啊!晚上大家一起吃飯的啊。」
「蛤?」

==============================

明明是夏天,王振文卻覺得越來越冷。
王振文坐在客廳的木椅上,緊緊攀住邱子軒的手。

是奕杰翻找著相簿,拿出一張很久以前的合照遞給王振文。

「是他嗎?」
照片裡是年輕十幾歲的江兆鵬,與王振文夢裡的男人一模一樣。
王振文點點頭,看向是奕杰。

是奕杰的眼神有點茫然。「我失憶滿長一段時間,……兆鵬那時是跟我去了秘魯沒錯,但臺灣人只有我一個人回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王振文雙手抱住頭埋入雙膝間。

現在回想起來,不管是在這裡,還是晚上在餐廳,根本只有他一個人看見江兆鵬。
是奕杰雖然講了許多江兆鵬的事情,但那都是在回憶。
而且仔細想想,晚上在餐廳,江兆鵬前面沒有放任何餐點。
都是他自己太緊張以至於漏失這些細節。


是奕杰在王振文隔壁的木椅坐下,柔聲說:「兆鵬他一輩子沒有結婚,說想當個單身貴族……但是有一次喝醉酒,他說了非常奇怪的話,我記得很清楚。」

王振文抬起頭,望著是奕杰。

是奕杰笑得溫柔:「他說他常常夢到奇怪的夢,夢中有一個英俊的青年,有時候是他弟弟,有時候是他的朋友,有時候是個警察,不管夢的內容是什麼,他一定會跟那位青年接吻。他覺得很不可思議,他並不認識那位青年。」
是奕杰頓了頓,意味深長地回望王振文,續道:「他說如果有機會見到那位青年的話,他一定要吻他,但是別的他也不要,還是單身快活。」

突然間,王振文肩膀一輕,他不再覺得害怕。「其實,我也夢到相同的夢很多次……」
邱子軒拍拍他:「即使科技如何進步,還是有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事吧。」
是奕杰頷首輕笑:「如果真是兆鵬,吻了你,他現在應該能夠毫無眷戀地去當他的逍遙神仙了。」
王振文掩著嘴,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緊揪著邱子軒的衣擺。

是奕杰低道:「我的好友,你滿足嗎?快樂嗎?再等我幾年,我們再一起去冒險,現在我又有了留戀的事物,抱歉……」

聽到是奕杰的低喃,邱子軒難得地紅了耳尖,他推推眼鏡,不知所措地拍著王振文的背。

==============================

當晚,邱子軒陪著王振文一起睡客房。
王振文毫無睡意,拉著邱子軒猛聊,從高中時一些瑣事到近來和陳家均生活的摩擦。聊到邱子軒都熟睡了,他才勉勉強強進入夢鄉。


果不其然,他又夢到江兆鵬了。
王振文已經不怕他,對著他大吼:「不准嚇我!也不准跟我回去喔!我有男朋友了!」

江兆鵬微微笑了:「這一世我來得太早,就把你讓給別人吧。」
「什、什麼讓給別人!你休想,不要說這一世,以後每一世我也不要跟你在一起!」
「嗯,本來這一世我是想當你哥哥的,結果算錯了,唉,算了,要等我喔。」

江兆鵬說著又迅速地挨近王振文,在他嘴上吻了一下。
「你你你你你!」
「我先走了,要過得幸福哦。」
「還用你說……」

江兆鵬消失的時候笑得非常溫柔,溫柔到王振文覺得江兆鵬把他這一世沒能得到的幸福全都送給他了。

========================================

王振文醒來時,發現眼角濕濕的,雖然不瞭解原因,但他就是知道,這輩子他不會再夢見江兆鵬。

他心裡有了一個空洞,直覺地傳訊息給陳家均。
『早安,抱歉昨晚掛你電話,我遇到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陳家均馬上回他。『你還好嗎?幾點會到車站?我去接你。』
『很快,我很想你,我愛你。』

王振文沒有收到回覆,他知道陳家均一定被這則訊息嚇壞了。
想像著陳家均的表情,王振文嘴角浮上淺淺的笑容。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