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勁揚躺在床上,思及今天白日發生諸事,不想再面對排球隊眾人,光是李俊喆的事就夠他煩惱了。
才剛想到他,江勁揚就看到黑暗中的手機提示燈一明一滅。
方才去吃宵夜忘了帶手機。

江勁揚滑開手機,一整排的Instagram提示讓他滿臉問號。
 

李俊喆神經病似地回覆他之前張貼過的每一張照片。
內容一點營養也沒有。

「這張很可愛。」
「這張眼睛好大。」
「風景不錯,人也好。」
「沒看鏡頭,只有側面也是可愛。」

當他看的時候,提示仍跳個沒完,李俊喆還在回。
一陣厭煩感湧上心頭。
此時江勁揚聽到外面砰的摔門聲,江勁騰似乎出去了。
大半夜的,江勁揚左思右想越想越不妥,覺得必須告知邵逸辰。

==================================
 

「你啊——就老愛糾結亂想,又倔強。還好學長這個月去上海出差,不然我也不能收留你。」
「慕白,謝謝你。」
「不用謝,以後我跟學長吵架你也要挺我。」
「那當然。」
邵逸辰躺在李慕白床上,窩在原本屬於雷重鈞的位置。
「慕白,我們很久沒這樣聊天了,好懷念。」
「是啊,畢業後大家都各自忙……你那時候說轉就轉建築系,像發狂一樣唸書,我還以為你會過勞死欸。」
「沒辦法啊,要跟上江勁騰這種天才,我不得不。」
李慕白抱緊棉軟的大枕頭:「也只有你才能跟那種神經病長久交往。」
「唉,誰叫我著了他的魔。」邵逸辰語氣睏倦卻充滿留戀不捨。
「你身體還好吧?上次你跟我說的。」
「我有去醫院檢查了,沒事,醫生說要多休息。」
「江勁騰那個瘋子該不會還是每晚要你吧?」
「呃……」邵逸辰臉頰驀地刷紅。
「他發神經你還跟著他起舞嗎?你們又不是學生了,每晚這樣搞你身體怎麼吃得消?」
「我、他……他技術很好,所以我、我也想……」
看好友結巴到快爆炸,李慕白無奈安撫他:「在我家這幾天你就好好休息吧。」

邵逸辰淡淡一笑,正欲進入夢鄉時,手機鳴響。
他反射性地接起手機,傳來江勁揚緊張的聲音。
『逸辰哥,堂哥他跑出去了。』
「什麼?現在嗎?」邵逸辰看看時間,午夜十二點。
『唔,他好像心情很不好……』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你快睡。」
通話結束,邵逸辰坐起身,怔怔地望著手機。
李慕白猛打呵欠:「怎麼了?」
邵逸辰搖搖頭,縮起膝蓋拉棉被蓋住,將臉埋在膝上。
「又是那個瘋子?」
邵逸辰不回話,低低啜泣。
李慕白也不再問,拍拍好友肩膀。
半餉,邵逸辰很低很低地自語:「慕白,我好累,可是我好愛他……」
「哎。」
「我想他了。」
「你這沒用的傢伙!」
「是,我好沒用。」邵逸辰抹抹眼淚輕笑:「再多罵我一點。」
「邵逸辰你這沒用的傢伙,不要管他了。」
「好,不管他……」邵逸辰頓了頓:「我、我還是打個電話給他一下……」
李慕白翻白眼:「邵、逸、辰。」
邵逸辰抿住唇,眼睛水汪汪地看李慕白。
「受不了你,我要睡了。」
李慕白撇撇嘴,背對邵逸辰捲上棉被。

邵逸辰凝視手機,按下最熟悉的通話鍵。
電話馬上接通。
沉默數秒之後,邵逸辰先開口:「勁騰,小揚說你出門了,你在哪?」
無語。
「你趕快回家休息,不然我不放心。」
電話彼端只回應一聲嘆息。
「勁騰……」
『你不在,我睡不著。我不想像以前一樣強迫你。你不理我為何又打給我?』
「我、我沒有不理你,過兩天我就回去,你不要這樣子……」
『嘖。』江勁騰重重地吻了一下話筒。
「勁騰,你到底在哪裏?」
『我在雷重鈞家樓下,我想你一定是來這裏了。』

邵逸辰跑到窗邊拉開窗簾往外一看,江勁騰車子停在樓下,人倚著車門,目光如炬盯著三樓的窗戶。
視線交會,邵逸辰心臟停了一拍,他不知所措地躲回窗簾後面。
『我不會逼你,我等你。』
江勁騰淡淡地吐出這句話後,掛斷了電話。

李慕白躺在床上目睹這一切,白眼快要翻到後腦杓:「你們在演哪一齣啊,羅密歐與羅密歐喔?」
「慕白,怎麼辦?他在樓下等我。」
「邵逸辰,你要屈服嗎?」
「我……這麼晚了……他……」
「有骨氣一點就睡覺,他累了自己會滾。」
邵逸辰失魂落魄地躺回床上。
邵逸辰翻來覆去翻來覆去翻來覆去。
半個小時之後,李慕白忍無可忍,把邵逸辰拉起來,拉拉扯扯地下樓梯,把人帶行李塞給江勁騰。
李慕白連打一百個呵欠:「我再也不要插手你們兩個笨蛋情侶的家務事,再也不要!」

==================================

 

江勁揚睏得要命,心裏記掛著未歸的堂哥夫夫。半睡半醒不知過了多久,朦朧間又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
他想知道是誰回來,便偷偷打開房間門。
不看還好,才剛跨出半步就聽到堂哥夫夫的喘息聲,兩人似乎等不到回房,一踏進家門就熾熱地糾纏在一起。
江勁揚在偷窺與睡眠之間拔河數秒,最後擔心針眼惡化與良心驅使他乖乖回房。
躺回床上,江勁揚放心地鬆一口大氣。
吵架真無聊……
明明那麼相愛,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不是很好?
過度複雜的情感,十六歲的江勁揚難以理解。
光是發掘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就已經耗盡他那小腦袋瓜所有的思考能力了。

江勁揚回想白天的犯蠢行為。
跟大家吵架一點都不開心。
江勁揚想著志弘排球隊的隊員們,想著李俊喆。
因為他怕被傷害,總是對人設下一道又一道的防線。
大家對他……這段期間的霸凌與國小那時是不一樣的啊……
隊員們的霸凌從來沒有超越界線,他不曾因霸凌真正受過傷,不管是肉體還是心靈,實際上就像隊長說的,想要他更融入這個團體。
江勁揚猛然意識到,正如李俊喆所說,自己被霸凌的時候,很開心……其實,自己深深被愛、被重視著。
隊員們的影像輪番出現在腦海裏。
夏宇豪、王振武的身影漸漸淡去,一直陪伴在身邊的李俊喆越來越鮮明。
會如逸辰哥所說,李俊喆真的喜歡他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