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到家裏,江勁揚立即嗅到氣氛不對。
邵逸辰還沒回家。
江勁騰面罩寒霜坐在電腦前,察覺他回來頭也沒抬:「小揚你眼睛還痛嗎?」
「比較不腫了……」
「好。」江勁騰心思顯然在別處,渾身散發的殺氣都快蓋不住了。
 


江勁揚不想刺激堂哥,他渾身臭汗,決定先回房,拿乾淨衣物去洗澡。
洗完澡邵逸辰還是沒回來,沒吃晚餐累到頭昏眼花,江勁揚決定先睡一下。
迷迷糊糊間,似乎聽到吵架的聲音。從小習慣父母爭執,江勁揚縮到棉被深處繼續睡。

====================

敲門聲。
「小揚,你睡了?」
「唔?逸辰哥?」
江勁揚打著呵欠開門,邵逸辰滿臉歉然:「我回來晚了,走我帶你去吃宵夜。」
江勁揚抓抓一頭亂髮:「那勁騰哥呢?」
邵逸辰咬咬下唇:「別理他。」
這時江勁揚才留意到邵逸辰手邊拉著行李箱。

搬來快一年,堂哥夫夫意見不合也非頭一遭,兩人都很倔強,但通常吵一吵,很快又甜膩地黏在一起,江勁揚都搞不清楚他們何時合好的。
吵到邵逸辰要離家他倒是初次遇到。
離開家的時候,江勁騰沒有出來阻止他們,獨自在陽臺喝啤酒。

====================
 

一路上,江勁揚看邵逸辰眼睛紅紅的,江勁揚一句話也不敢問,沉默地跟在邵逸辰身後。
抵達小吃攤,邵逸辰才像強打起精神一般對他笑:「很餓了吧?想吃哪些都盡量點。」
「逸辰哥,你跟堂哥……」
「沒事,我們只是需要冷靜一下,也讓我休息幾天。」
「痾……」
「自從正式在事務所上班後,我才發覺在實務上還有非常多需要加強的地方。這次案子是個好機會,我下班後自願留在公司多學習,你堂哥卻老是擔心我被剝削……他希望我正常上下班,甚至不要上班……」
「堂哥很愛你,他不想要你辛苦。」
邵逸辰微微一笑,笑容有些疲憊:「我也很愛他……我是他的人,但……我顧慮自己不夠好,我想要追上他的腳步,成為能夠匹配他的人,讓他不會因為出櫃遭受社會差別對待。我沒他那麼聰明,必須很努力才行。」
江勁揚扒了幾口飯,又看看邵逸辰,怯怯低問:「出櫃……很辛苦,對不對?」
邵逸辰嘴唇微泯,搖搖頭,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隱瞞一輩子更辛苦。」
邵逸辰望向一臉心虛的江勁揚,同類的雷達大響。
「小揚,你問我出櫃?老實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是男生?」
江勁揚一嗆,差點把飯噴出口。
邵逸辰專注地等待江勁揚回答,江勁揚想起王振武,他抓抓頭:「是有一個很帥氣的學長……但我也分不清楚那算不算喜歡……」
「怎麼說呢?」
「他眼中沒有我。」
邵逸辰鼓勵他:「以前我在高中時就暗戀你堂哥,當時他眼裏也是沒有我。」
「真的嗎?之前你們只有說堂哥在大學時瘋狂追求你,沒想到逸辰哥也曾經暗戀過。」
邵逸辰陷入高中的回憶,淡道:「是啊……緣份還沒到的時候,誰也不曉得事情會怎生變化。」
江勁揚咬著筷子思索。
邵逸辰拍拍他:「是上次我們去學校看到那個金髮高個兒嗎?」
江勁揚猛搖頭。用筷子亂戳碗中的滷蛋:「不是不是,俊喆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沒有喜歡他。」
「你們兩個感覺很親近。那天他也很有禮貌地跟我們打招呼。」
「他對我很好……可是我今天兇了他。」
「你兇他?」邵逸辰難以想像平常一副畏縮樣的江勁揚竟然會兇人。
「今天我被隊長罵了,他為了安慰我騙我說他喜歡我……我實在是很生氣,就罵他。」
「你為什麼認為他在騙你?」
「不可能啊,我們是好朋友。」
「如果他確實是喜歡你呢?」
「我?怎麼可能?我又矮又矬……學校裡喜歡他的女生超多的,我一天到晚幫他收情書耶。」

邵逸辰微笑著撥起江勁揚前額的瀏海,露出那雙稚氣的大眼睛:「我們小揚最優秀了,你要對自己有信心。」
「呃……」江勁揚往後一縮,握緊筷子。
他從沒認真思考,李俊喆會喜歡他?像他對夏宇豪、王振武的那種喜歡?
回想李俊喆自然而然黏著他的種種舉措,回想李俊喆今天說的那些話……
江勁揚雙頰炸紅,埋頭猛吃。
邵逸辰觀察他的反應,輕道:「你對欣賞對象抱持仰慕的心情,同樣的,欣賞你的人也是。暗戀與單戀都是很珍貴的心情,不管小揚對他怎麼想,都要好好回答人家。」
江勁揚腦中揪成一團,點點頭。

「然後,如果交了男朋友,要跟我們說噢。」
「逸辰哥……」
「雖然還太早,遇到任何問題都要跟我商量,尤其是……男人與男人之間沒那麼容易,別自己亂嘗試。」
「逸辰哥!不會啦!我才十六歲,還沒有要交男朋友……也許、也許以後我也會喜歡女生,想要什麼我現在還不懂。」
邵逸辰讚許地笑笑:「不用那麼快下決定,你還年輕。」
「而且……我對他說了很過份的話,他現在應該也討厭我了……」
「假設真心喜歡的話,他一定能瞭解你,不會因為一兩句話就討厭你的。」
「嗯?就像你跟堂哥一樣嗎?」
邵逸辰咬著下唇沒有回答他,起身向老闆點餐外帶一份宵夜。
等江勁揚吃完便交代他:「等等我送你回去,這拿給你堂哥吃。」
江勁揚邊抹嘴邊點頭:「逸辰哥不一起回家嘛?」
「我這幾天睡我朋友家,你有事隨時打我手機。」
「噢,好。」
「當然,你堂哥有任何事也是……」
「任何事是?」
邵逸辰臉頰微微一紅:「你幫我看他有沒有好好吃飯跟睡覺。」
江勁揚抓抓頭,他真的看不懂這兩人關係。

====================

江勁揚踏進家門就看見堂哥躺在沙發上睡覺,俊美的容顏眉心緊蹙,地上凌亂地丟著襪子、領帶、喝剩的啤酒罐和一些文件。
他崇拜江勁騰,不忍直視堂哥頹廢的模樣,手提的宵夜正在冷卻,他惶惶不安,蹲到江勁騰附近小聲呼喚:「勁騰哥,你要吃宵夜嗎?」
江勁騰陡然坐起,嚇了江勁揚一大跳。
江勁騰回神後發現只有他,失望之情溢於言表:「邵逸辰呢?」
「逸辰哥說要冷靜一下……」
「他去哪?」
「呃、剛剛我們出門時逸辰哥拖著行李箱,我以為勁騰哥你有看到……」
江勁騰恨恨地敲擊椅背:「他只說他要帶你去吃宵夜,我不想控制不住自己又傷害他,所以沒攔他……他媽都再嫁了他能去哪?住旅館嗎?」
「啊!逸辰哥說要住朋友家幾天。」
「幾天?」江勁騰起身踱步:「冷靜一下吃個晚餐也該冷靜下來了!哪個渾帳敢留宿我江勁騰的人?」
堂哥不可理喻的時候,江勁揚只想躲得遠遠,江勁騰留意到江勁揚害怕的神情,臉色微緩:「沒你的事了,去睡覺。」
「勁騰哥你不要生氣,逸辰哥他沒有……」
「我知道,我都知道。」江勁騰咬著手指。
「那、我去睡覺了,勁騰哥你宵夜趁熱吃。」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