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在 http://sjiaban.pixnet.net/blog/post/43973838

打開,闔起來。
打開,闔起來。
打開,闔起來。
打開。
廁所裏的江勁揚打開掩住臉的雙掌,洩氣地注視鏡中的自己。
好大一顆針眼。


左眼皮上方接近一元硬幣大小的紅腫,在在提示他昨夜的罪孽。
他終於忍不住把堂哥夫夫的床事遍覽無遺。
以往,只敢偷聽或是稍微偷看一下,昨夜窺看的角度……堂哥結實的背肌……逸辰哥的長腿、銷魂的呻吟……兩人纏綿到滿布汗水的軀體……
意識到下腹的傢伙又要不聽話,江勁揚用力甩甩頭,捧起洗臉盆的冷水狠狠潑醒自己。
(想什麼呢!被堂哥發現會被殺掉的!)
打開廁所門,邵逸辰站在門口,一臉擔憂。
江勁揚不假思索地遮蓋左眼。
「小揚你在廁所好久,沒事吧?」
聽到邵逸辰溫暖的問候,江勁揚的罪惡感立時又上升五十個百分比。
他遮住左眼垂下頭,心虛地繞過邵逸辰往餐桌走去。

冷不防一隻強壯的手臂圈住江勁揚的肩膀。
「幹嘛不回話?」堂哥充滿磁性的嗓音甫傳來,遮住左眼的手隨即強硬被拉開。
(嗚!要被殺掉了嗎!)
還沒和堂哥雙眼對上,江勁揚就感到被江勁騰視線掃掠之處猶如冰刀劃過。
「針眼?」
「我……」
「逸辰,去拿金黴素幫他擦。」
江勁騰把江勁揚按到餐桌椅上後便在他對面坐下吃早餐。
江勁揚縮在椅子上,衣服全被冷汗浸濕,無法直視堂哥。
邵逸辰拿來藥膏輕輕幫他點擦:「腫得很大,是不是很痛?」
江勁揚搖搖頭。
察覺邵逸辰手掌傳來的溫熱,近看邵逸辰肌膚更是宛如新鮮水煮蛋般柔白亮滑,江勁揚難以理解經常要進出工地的邵逸辰到底如何保養,他明明也買防曬乳天天擦,還是比邵逸辰黑了一層。
「勁騰,如果小揚的情況惡化,你要帶他去看醫生喔。」
「當然,你不是要去工地?」
「對,我快來不及了。」
邵逸辰不放心地觀察江勁揚眼睛狀況後,便匆匆地拿公事包準備出門。
「等等。」
邵逸辰才走到門邊,又被江勁騰起身拉住親吻。
「勁騰,我要遲到……嗯你……」
看到堂哥夫夫難分難捨的熱吻畫面,江勁揚覺得針眼又更痛了。
江勁揚剛搬過來時,邵逸辰還會抗拒在他面前親熱。但日子一久,江勁騰難以忍受在家還要遮遮掩掩,就漸漸地一點一點說服邵逸辰。
幾個月下來,除了上床之外,平時的擁抱親吻兩人已大方地恢復到江勁揚搬進來之前的日常生活。
只是苦了正值思春期的江勁揚。

江勁揚在國中的時候發現自己喜歡男生。
因為長相秀氣,小學時常常被霸凌,被同學孤立的江勁揚躲進書本的世界,當同年紀的男孩子在操場上揮灑汗水時,他躲在圖書館啃書。
有一天江勁揚讀到一本勵志書籍《霸凌的愛 》,書中內容令他醍醐灌頂。
原來欺負他越狠的人越在意他。
江勁揚找到生存意義:「與其被邊緣化忽視,不如被霸凌,成為團體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上了國中,經由一位熱血老師的幫助,他走出書堆學習打排球。
老師作為伯樂,挖掘出他優異的排球潛能。
打排球開啟江勁揚另一扇窗,原來除了被霸凌外,還有其他方式能擁有同儕。
不知不覺,他發覺跟老師獨處時會心跳加速,是因為老師是人群中唯一對他伸出援手的人嗎?還是那種被保護的安全感?
當他糾結時,老師結婚了,江勁揚第一次體會「嫉妒」的情緒。他悄悄地疏遠老師,迴避自己喜歡男性的事實。

那之後,江勁揚才慢慢地長高,國中畢業後他決定繼續打排球,提起勇氣反抗家裏,進入排球名校志弘中學。

==================================================

 

為了避免因針眼被笑,江勁揚在上學途中拐去藥房買了個單眼眼罩戴上。
晨訓理所當然地就遲到了。
正在體能訓練的賀承恩遠遠就盯上他。
「勁揚,太慢來!你眼睛怎麼了?」
「呃,撞到……」
「不像哦,讓我看看——」賀承恩親密地勾住江勁揚脖子,伸手拉他眼罩。
「哇!不要啦!」江勁揚抵抗著,冷不防雙手反被人從後方扣住。
陳家均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隊長我抓住他了,快拿走他的眼罩!」
「嗚!嗚嗚嗚嗚!!」江勁揚雙腳亂踢,對身材比他高大的賀承恩和陳家均來說如同雛雞振翅,毫無作用。
「針眼欸!勁揚長針眼!」賀承恩摘下江勁揚眼罩後就高舉過頭。
陳家均起鬨地大聲嚷嚷:「勁揚昨晚看A片猴?我們勁揚長大了!」
「還我啦∼∼」
無視江勁揚的反抗,賀承恩與陳家均把眼罩在空中拋來拋去。
大可跟小甲也停下練習跑過來:「看哪一部?有沒有起秋?」
「他那麼矮,秋什麼秋?」王振文冷冷的諷刺從旁邊傳來。
江勁揚望著天放空,果然,戴眼罩也沒用啊……

進入志弘排球隊後,江勁揚老是被找碴。頭先是隊長的一些小玩笑,一遇到他就手來腳來亂親亂抱甚至跟進廁所「flower」。
後來因為小小學姐的反應莫名興奮,大家也就跟著玩了起來。
他很喜歡排球,所以偶爾讓隊長開開玩笑摸個兩把也沒什麼。
當陳家均加入後,玩笑漸漸變成霸凌,江勁揚只是想又來了,又要像國小時一樣被針對了……

豬腸冬粉事件是事態從微妙變得加劇的起頭。
自從王振文、王振武兄弟隨著夏宇豪加入球隊之後,鬼點子超多的王振文很快就以欺負他作為快速融入球隊的手段。有一次江勁揚幫大家跑腿買點心,漏了王振文點的豬腸冬粉,此後王振文遇到他更是萬般刁難。

能讓團體氣氛愉快,江勁揚並不在意被欺負、佔便宜,只要不要被漠視,把防禦模式切換成國小時的自己就好。

江勁揚的怯懦源自他對爭執的厭惡,從小父母爭吵不休,為了利益又不肯離婚,家庭失和也是他特別親近堂哥江勁騰的原因之一。
遇到事情江勁揚通常選擇退讓,把好處讓給別人。

==================================================

 

幾乎一半球員丟下練習跑去霸凌江勁揚,何小小覺得太不像話,過來阻止。
「賀承恩,你身為隊長竟然帶頭中斷練習,在這邊玩的統統去交互蹲跳廿次!」
賀承恩反省玩過頭,把江勁揚丟下,乖乖領著陳家均和大可小甲閃到旁邊罰跳。

江勁揚默默撿起地上的眼罩戴回,何小小也沒放過他。
「勁揚你遲到還擾亂練習秩序,操場先跑十圈!」
面對何小小的命令,江勁揚苦了苦臉:「學姐……等等要朝會了,我一定跑不完十圈。」
「學姐,我幫他跑。」李俊喆不識時務地湊過來插嘴。
「小吉吉,罰跑有幫跑的嗎?兩個都給我跑十圈,跑不完放學後留下來接著跑。」
江勁揚內心翻了一個白眼。
又是李俊喆,他「最好」的朋友,一天到晚「幫他」掉進更深的坑。
江勁揚甫加入球隊,李俊喆就主動親近他,個子高到頂天,卻老愛黏在他身旁。
李俊喆雖然大江勁揚一屆,卻沒有學長派頭,最初江勁揚對李俊喆莫名其妙的糾纏相當反感,與李俊喆站在一起,原本就不高的江勁揚又顯得更矮,但李俊喆猶如人畜無害的大型草食恐龍,雖說李俊喆常常害到他,卻是唯一會陪伴他的朋友。
自認從國小到高中都沒有「朋友」的江勁揚難得有個朋友,也漸漸習慣了一邊偷罵「討厭鬼」一邊讓李俊喆在他身邊團團轉。

後來江勁揚才知道,在他入隊前李俊喆是全隊的「玩具」,連同屆的陳家均都跟著賀承恩喊李俊喆「小吉吉」戲弄他。江勁揚入隊不久後,團欺的對象自然而然地換人,李俊喆把江勁揚當成自己的責任,在江勁揚練習時,神經兮兮地在他周圍繞來繞去,似乎是想以自己的經驗幫助或是開導他,因此有幾次被霸凌的時候,江勁揚都以為李俊喆會保護他,但李俊喆總是站在一旁,眼睛像要噴火般瞪得老大,卻什麼都沒做。
何小小注意到他倆變成好友時,就自作主張地把他們「湊對」,李俊喆當時不但沒反駁還傻笑,簡直把他害死了!此後不只隊長、家均,連大可跟小甲也很愛在旁虧來虧去。

==================================================

邊跑步邊胡思亂想的江勁揚看見李俊喆跑到無力的身影,脫口而出:「你都做完整套練習了,幹嘛還陪我罰跑?」
李俊喆望向他,一臉問號:「我們是好朋友啊。」
「哪門子好朋友?我被霸凌你都不來幫我。」
「我以為你玩得很高興。」
「我看起來像很高興嗎?」江勁揚跺了跺腳。
「嗯,看起來比平常高興。」
「是嗎……」自己被霸凌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我總想說阻止他們你會失落,不然我早就……」
「早就?」
「看不太……順眼……」
「看誰不順眼啊?」
「太接近你的人,全部。」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蔬
  • 「人畜無害的大型草食恐龍」天啊好可愛又精確的形容!!!!!(捧頰尖叫)
  • 俊喆脾氣一定很好,被取「小吉吉」綽號,雖然嘴上抱怨,但是大家還是這樣叫。如果是開不起玩笑的人就不能這樣。(點頭)

    sjiaban 於 2018/06/10 01:01 回覆

  • Alice
  • 剛追完越界~跑來開始看你的文章~呵呵~加油加油!
  • 謝謝,希望這篇妳也喜歡喔

    sjiaban 於 2018/06/10 17: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