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眼睛張得大大地瞪鼠三秒後:「不要,還不到回家的時候。」
鼠沒料到蛙會拒絕:「咦?但你不回家不是就沒錢繼續旅行了嗎?」
蛙轉頭看地上帽子中的銅板:「有在賺了,鼠哥走開不要妨礙。」
鼠凹不過蛙的任性,無奈地攤攤手:「我去幫你寄信。」

 



鼠到鄰近超商購買郵票,把蛙的明信片貼足額後投入郵筒。
兜兜轉轉一大圈買了紅茶和烤地瓜,晃悠半小時才又回去探蛙。
遠遠望見蛙依舊執拗地蹲在原地,有個小女孩好奇地在蛙前面蹲下看他。
「葛格你是表演什麼?」
蛙︿的嘴角微微上揚對孩子露出親切的微笑:「妳猜猜?」

小女孩才剛剛在前頭看過模仿貓打扮的藝人,她歪頭瞧了瞧大喊:「青蛙!」
「呱呱呱。」蛙甜甜一笑,伸手輕揉小女孩的髮頂。
「呱呱呱。」小女孩尖笑著模仿蛙大叫。
小女孩的父母在旁看孩子玩得開心,大方地掏給蛙一大疊賞錢。

鼠等到小女孩一家離開,才趨前把地瓜拿給蛙。
蛙皺皺鼻頭,得意地對鼠展展地上的帽子。
鼠拿蛙沒辦法:「好吧,賺旅費的期間你可以住我家,但不能白吃白喝,要幫忙做家事。」

蛙不理鼠,認真地清點帽中的錢鈔,愕然道:「夠了耶?」
「什麼?怎麼可能?」鼠也跟著幫忙數鈔票。


◆◆◆◆◆◆◆◆◆◆◆


乍看是數張百元鈔,百元鈔之中卻混雜了好幾張市面上很少流通的兩千元鈔票。
被帽中金額驚嚇的鼠和蛙面面相覷。
「太多了,我要還給那位爸爸。」蛙想了想決定起身去追剛剛那家人。
「你要怎麼還?人早就不知去哪了?」
「這一定是給錯的。」
「不然我們在這等一會,如果是給錯,應該會回來拿。」

蛙︿著嘴又蹲回地上,頹然地把帽子擱在腿間,向鼠伸手。
「幹嘛?」
「我也要紅茶。」
「這杯我已經喝一半了。」
「沒買我的……」
「地瓜有分給你吃就不錯了。」
「口好渴噢。」
鼠瞥一眼蛙可憐的大眼睛,還是交出手中的紅茶。
蛙笑盈盈地接過,毫不客氣地抽掉吸管牛飲。
「你這個人,還真是!」
蛙滿意地咂咂嘴:「謝謝鼠哥。」

鼠搖搖頭,順手接過蛙塞回來的飲料空杯,問道:「你說還不到回家的時候?那什麼時候才是?」
蛙愣了一下,低下頭掏褲袋,掏出一張皺皺的舊照片給鼠看。
照片中有個背對鏡頭的
紅杉男子仰望著一棟古老的建築物。照片焦點在後方建築物上,男子背影極為模糊。
「鼠哥,我快到目的地了,不能現在放棄。」
「這是?」
「我在找這個叫螃蟹的男人,鼠哥,幫我。」
鼠仔細地觀察照片中的哥德式紅磚建築:「本市的確滿多這類建築物,我幫你找找。」
蛙咧嘴笑著看鼠,鼠蹲到蛙旁邊,把蛙帽T的帽子拉上蓋住蛙的額頭。

眼看天色漸漸轉暗,兩人只能放棄等待。
「鼠哥,我想……肯定是我表演得太好了?我能這樣想嗎?」
「或許吧,你太可愛了,他們錢太多。」
「我很可愛嘛?」
「是啊,足夠當武器程度的可愛。」
「嘿嘿。」
「笑什麼?」
「嘿嘿。」
「好煩。」
「嘿嘿。」
蛙笑著笑著,眼角卻不住地滾落淚珠,蛙也不擦,就任憑眼淚掉個不停。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C
  • 我能說我眼淚也掉個不停嗎...
    (爭氣點 要相信他去去就回的...這是自我安慰 唉~)
  • 唉……就算遠離,還是可以發照片啊……

    sjiaban 於 2018/03/12 18: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