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因為是擬人,請不要擔心跨物種 XD


那是隻驕傲任性又不懂事的蛙。

鼠初次遇見蛙,是在潮濕又寒冷的冬季,那天雨下得特別大,蛙縮在河畔欄杆旁簌簌發抖。
鼠一手撐傘一手提著剛買的晚餐正要回家餵食弟妹們,卻被蛙蠻不在乎淋雨的模樣吸引住。
說他是隻蛙,是因為他穿著一件淺綠色的連帽外套,濕漉漉地怕是已在雨中淋半小時以上了。
蛙戴著遮住半個臉的大墨鏡,嘴角微微上勾像在享受冷雨的浸潤。

 



如果是平常,務實的鼠絕對不會與這樣的怪咖搭話,但他卻被蛙那一派輕鬆的態度勾起了好奇心。
鼠停下腳步:「你不冷嗎?找個地方躲雨吧?」
蛙隔著墨鏡看鼠一眼,鼠打了個顫,蛙的墨鏡黑不透光,但鼠就是明白蛙在看他。
「你有鬍子。」蛙的聲音鬆鬆軟軟,比一般男人的嗓音高了幾度。
「啊?」鼠輕撫唇上那剛蓄不久的鬍髭,皺了皺眉。
「我喜歡鬍子。」
蛙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溼透的白皙手指攀上鼠的肩頭,猛然湊近嗅聞他的鬍髭。
鼠往後一縮,蛙卻順勢奪取他手提的便當拔腿就跑。

「喂!!!」鼠從驚嚇中回神,即刻追了上去。
只見蛙邊跑邊拆便當,不顧雨水噴濺,咬得滿口雞腿。
跑過一個路口,鼠就逮住了蛙:「還給我!」
被擒抱住的蛙死硬地抓住便當猛吞,鼠擔心他噎住只得放棄便當。
蛙蹲在地上咀嚼一邊抬眼看鼠:「偶家離吃走,肚子餓。」
鼠忍住毆打蛙的衝動:「年紀輕輕連自己都養不活的人,憑什麼離家出走?」
「我在找螃蟹。」
「螃蟹?」
「我忘了……但是我看到就會想起來,只要我繼續旅行一定會找到的。」
「在那之前你會先餓死吧?」
「呣……那我回家看看有沒有便當好了。」
「你可以回家啊??????」
「可以喔。」
「下次不要搶別人的食物好嗎?」
蛙摘下墨鏡,露出一個頑皮的笑容。

蛙的笑容很甜很甜,看到那個療癒的笑容,鼠不原諒他都不行。
從那天開始,鼠不自覺地成為這隻旅蛙的奴隸。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C
  • 我們又何嘗不是為蛙兒著迷
    (那甜甜的笑阿......)

    要走也不說一聲 實在是太見外了
    一想到他就心痛 (Q__Q)
  • 唉……所以只好寫文抒發了,這系列的鼠蛙蟹的確會以運成毅作原型,不過不知道越界看完我會不會轉移焦點……

    sjiaban 於 2018/03/05 04: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