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寫在前面:
前陣子著魔日本首映會之後,因為鑽導說可能有著魔加長版,是述說前世的故事,當時我剛好看了大佛普拉斯,所以就自作主張地把前生版命名為著魔PLUS……
然後就很隨意地寫了一小段妄想,只po在這。

=========================================


《著魔PLUS》


被暗戀兩年的人掐住脖子是什麼感覺?

邵逸辰躺在保健室病床上,初秋白熾的陽光由窗外灑入,邵逸辰恍惚地盯著空氣中旋舞漂浮的塵粒,撫揉腫痛的脖頸,白嫩肌膚上清晰烙著五道殷紅指印。
早晨的遭遇浮上眼前。

今天大學開學,邵逸辰不熟上學的路,吃完邵媽愛心早餐便早早出門,才到學校山坡下,就被陌生男子攔下,說陌生也很奇怪,因為那人是邵逸辰暗戀兩年的高中學長——江勁騰。

「你就是昨天在公車站騷擾依君的人?」江勁騰擋在邵逸辰身前,高大的身影壟罩他。
邵逸辰低頭看著地面的影子,他不敢抬頭,也不需要抬頭,江勁騰充滿磁性的聲音他絕不會錯認,那是只聽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忘記的嗓音。
邵逸辰根本沒想過這輩子江勁騰會跟他說話。

兩年前高一時,邵逸辰在校際盃比賽被江勁騰打籃球的英姿深深吸引,他默默加入江勁騰地下後援會,偷拍他的照片,寫下一篇又一篇的觀察日記。
雖然同校的時光不到一年,但他費盡心思打聽江勁騰就讀的大學,並努力考取。
原本懷著淡淡幻想,若江勁騰在大學再加入校隊,又可以名正言順看他,或者哪天幸運之神眷顧,還能在學校巧遇江勁騰。

不料幻想了千百次的偶遇,竟然是被江勁騰掐住他的脖子。

「畏畏縮縮的,只敢欺負女孩子?」
江勁騰認定邵逸辰心虛。長手一伸握住邵逸辰脖頸逼他抬頭。
對上江勁騰凌厲眼神,邵逸辰更加手足無措,第一次和江勁騰靠得這麼近,他除了慌還是慌。

江勁騰優美薄韌的嘴唇近在眼前,吐出的話語邵逸辰根本聽不見,腦中嗡嗡嗡地斥滿雜訊。不住地傻傻點頭。
「你這麼乾脆承認,那今天就只是警告,下次不要再犯了,嗯?」江勁騰大掌收緊,邵逸辰依然無法回應他,視野邊緣似乎有個女生焦急地拉住江勁騰。邵逸辰頭暈腦脹與現實斷開連結。
一種期待已久的興奮感由江勁騰手指掐觸的範圍為中心點,煙花似地由神經連結到周身百骸連環炸開。
接著邵逸辰就失去意識了。
他不是痛,是因為太激動,瞬間衝上腦部的大量血液把他沖暈了。

 


清醒之後邵逸辰越想越後悔,與肉體痛楚相比,邵逸辰懊惱的反倒是自己的愚蠢反應。一切根本都是誤會,他根本沒見過那個女生啊!他為什麼就不能跟江勁騰好好解釋?
算了……反正今生大概也不可能再跟江勁騰有交集,能靠近江勁騰十公分以內的距離已經是邵逸辰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江勁騰身上有股淡淡香味……這縷香氣彷彿還縈繞在空氣中,邵逸辰掩住臉在床上翻滾,克制不住那由內湧起的燒燙感。

(江勁騰學長……兩年沒看到他本人,天哪!他又變得更帥了,怎麼辦?要怎麼才能拿到他照片?那女生是他現在的女朋友嗎?)


胡思亂想間,好友的呼喚將他由混沌中帶回現實。
「逸辰,你醒啦?早上的課都結束惹~」
「慕白?」邵逸辰掙扎坐起,戴上擱在床邊的黑框眼鏡掩藏一臉狼狽。
李慕白一屁股坐到床尾,將杯水遞給邵逸辰。
「出去裝個水進來就看到你在床上滾,頭會痛嗎?邵逸辰你還真猛欸,剛開學就在校外跟江勁騰學長大打出手,一戰成名!」
「別、別亂說,不是那樣的……」邵逸辰小口啜飲杯水,臉頰浮上淡淡的紅暈。
「你怎麼去惹到學長?一開學就衝去告白噢?」
「沒有啦,什麼告白,哪可能。」邵逸辰有點後悔讓李慕白知道他暗戀江勁騰的事。
「鬧哪樣啊?你都被掐暈送進保健室惹~」
「一點小誤會而已,我沒事。」邵逸辰搖搖頭。
李慕白料想以邵逸辰溫和怯懦的個性不太可能主動惹江勁騰,也不再逼他,聳聳肩道:「沒事了那下午可以去上課吧?」
邵逸辰微微點頭:「嗯,謝謝你送我來保健室。」
「不是我啊?是江勁騰學長送你來的。」
「啊?不是你?」邵逸辰推了推下滑的眼鏡:「那你怎麼曉得我在這?」
「早上的事情很快就傳遍學校啦,聽說你昏迷後,學長立刻將你送進保健室,我一下課就趕快過來,剛剛還遇到他。」
「呃??學長在這待那麼久?」
邵逸辰思緒一團混亂,江勁騰不會在這陪了他一個早上吧??
「我來的時候,他還坐在床邊看你,問了我一些話,確認我是你的朋友他才離開。他臉色好陰沉,你怎麼會喜歡這麼恐怖的人啊?」
「我……」邵逸辰忸怩地垂下頭。
看好友低頭紅著臉,李慕白也不逼他:「算了算了,走走去吃點東西,下午滿堂欸~」
「嗯。」邵逸辰心虛地偷看手機,他沒有設密碼的習慣,邵逸辰悄悄點開一個資料夾,裡面全是江勁騰。邵逸辰癡癡地凝視一張江勁騰打球汗溼運動衫的照片,想到可能跟江勁騰獨處了一個上午,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甜甜的傻笑。

=================================

校內的餐廳裡一到中午就擠滿了人,江勁騰和蔡依君兩個人佔了個大桌子,蔡依君合著手不斷向江勁騰道歉。
「夠了,認錯人就認錯人了,妳幹嘛道歉個沒完?」
「你一直不講話,我以為你還在生氣嘛……」蔡依君手掌抵著下巴撒嬌。
江勁騰白她一眼:「該生氣的是被妳誤會的那個學弟吧。」
「他還好吧?他昏過去的那瞬間我真的要嚇死了。」
「保健室老師明明說他沒事,但到剛剛他同學來找他,他都沒有醒來。」
「相信老師的判斷吧,嚴重的話老師早就叫救護車了。」
「嗯……」江勁騰輕咬手指,若有所思。

此時哲剛端了三人份的午餐過來,他把餐盤擱在桌上便在江勁騰身邊的座位坐下。「人好多,等好久。」
「哲剛,你付的?多少錢?」蔡依君掏著錢包。
哲剛搖搖頭:「勁騰的錢。」
蔡依君掏了足額的紙鈔塞給哲剛:「放到他錢包裡。」
哲剛默默拿出江勁騰的錢包,把錢收進去。

蔡依君見江勁騰眉頭深鎖,便用手肘撞撞他:「還放不下那個學弟?等等再去看看他啊?」
哲剛早已聽說早上的事,不以為然地接口:「勁騰已經整個早上的課都沒去了,沒必要再繼續跟他耗吧?」
「厚,是江勁騰把人家學弟掐暈的,照顧人家一個早上也是剛好而已。」
「還不是妳害的,妳怎麼不自己陪?」
「唉呦,我早上的課必修嘛……」
「都別說了。」江勁騰打斷兩人的拌嘴,目光飄向餐廳入口處。


蔡依君順著江勁騰視線望過去,李慕白和邵逸辰正端著午餐在找座位。
「呀,是那個學弟……」蔡依君正想起身招呼,卻被江勁騰拉住拽回椅子上。


〈應該不續〉


=========================================

寫了一小段之後覺得後續發展會有點像逐月之月(雖然我只看了4集),主要不想再寫同樣的東西,所以就先放置了 XD
這兩天在整理檔案剛好看到,就貼出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C
  • 〈應該不續〉 ......ORZ
    好過份(指) 我要控訴
    給了開頭卻掐了續文 要給他斷頭
    你這樣叫我如何是好 每天魂牽夢縈的過日子阿 ~~> O <~~

    逐月之月我沒看過啦 所以這是新篇是新篇
    吶!打個商量 不逼你不盧你
    有感覺有靈感心情好 就來寫寫行嗎?(感覺好像在哄某祐XD)

  • 這篇實際是好幾個月前寫的,當時猶豫要不要貼也是因為沒寫完,但上次看到鑽導分享我做的這張圖,想說還是挖出來留念一下

    sjiaban 於 2018/01/13 0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