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陰暗中的哲剛滿臉驚愕:「江勁騰……放開我……」
江勁騰卻勒得更緊,嗓音滿滿的痛:「為什麼!?」
哲剛被江勁騰勒到無法答話,呼吸變得極為短促。

朱育霞眼見哲剛快被勒到斷氣,不顧自己被扣實的手腕,另一手拼命去摳江勁騰勒哲剛的手:「你要勒死他了!放開他!」
「原來妳也會關心別人……」江勁騰手臂被朱育霞摳出一道道血痕,他卻毫無感覺。
內心的劇痛與不諒解遮蔽他剩餘的所有感知。

 



「哥!哲剛學長昏迷了!」
邵逸辰見哲剛失去意識,趕緊放開哲剛撲抱江勁騰腰身。
江勁騰長嘆一口氣鬆開哲剛。

朱育霞掙扎著想探看哲剛的情況。
江勁騰扯住她:「放心,我有控制力道,他還活著。我把你們兩個直接送警局省得囉唆。」
朱育霞憤憤地說:「算我們倒楣被逮住,但你不擔心江家會因此爆出內鬨醜聞嗎?」
江勁騰抬高下巴睨視朱育霞:「妳以為我在乎?」

「伯母,您跟哲剛學長為何要做這麼殘忍的事情?」
「殘忍?我們就是來取回一些東西,哪裡殘忍?」
邵逸辰和江勁騰快速對看一眼。「呃……伯母,我以為你們要殺江家人?」
「殺人?哈……孩子,殺人很容易嗎?哲剛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但他若要做到這地步我也不會幫助他。」
此時在地上蜷曲的哲剛劇烈地喘咳。江勁騰把朱育霞推給邵逸辰,往牆邊找出一條電源延長線,牢牢捆綁哲剛雙手。

邵逸辰牽住朱育霞,低聲問道:「伯母,你們要拿什麼東西?既然是收在江家祖宅的,您可以請奶奶幫忙……」
朱育霞失聲嗤笑:「算了吧,既然計畫失敗,任君處置。」
江勁騰閉上眼,淡淡地說:「給我一個理由,讓我放過你們。」
朱育霞不開口,只是冷笑。

江勁騰嗓音微微發顫:「妳知道嗎?上次受傷因禍得福,我孩提時代的記憶全恢復了。」
朱育霞表情漠然,靜靜看著哲剛。
江勁騰續道:「包括妳和爸談判分居那晚的對話……字字句句一清二楚……」

直到此刻,朱育霞才像受了極大刺激般,惡狠狠地望向江勁騰。
手電筒的光芒極弱,仍映照出朱育霞怨鬼般的面容。
江勁騰自嘲地說:「『媽』,妳終於肯正眼看我了。」
「所以呢?『兒子』,你打算如何?」
江勁騰看向邵逸辰,徵詢他的意見:「寶貝,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邵逸辰曾從江雁璃處聽聞江勁騰幼時遭遇,對於朱育霞的所作所為畢竟難以認同。可是……
「伯母,雖然您不願說理由,但能否告訴我如果我跟江勁騰沒阻止,你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朱育霞躊躇半餉,緩緩開口:「江氏這棟建築物後方有座小倉庫,是祖宅重建時才蓋的,那裡有江氏五兄妹個別的儲物室讓他們放年少時代物品,我需要四哥指紋去打開他那間。等這麼多年,他終於肯回來了……」

「指紋?裡頭鎖了貴重物品?」邵逸辰一臉好奇。
「建造時新推出的系統,他們就裝了,現在你們知道了又如何?」
江勁騰正思索間,哲剛卻清醒了,他蹭到江勁騰腳邊一面咳一面說:「勁騰……不要怪你媽,她是為了我……」
微光中,江勁騰凝望哲剛,哲剛眼神一如既往地溫和、忠實。
而非血案回憶中那個崩潰瘋狂的殺人鬼……

(是我害的!邵逸辰不在的那些輪迴裡,我把自身的痛苦、不滿全都倒給哲剛,他總是如海綿吸水般概括承受我的情緒,即使超過他精神的負載也不曾叫苦……是我把哲剛逼迫到入魔……是我……「現在」的哲剛心神尚未墮壞,還來得及……)
江勁騰咬咬牙:「我幫你們。」

===========================================

「寶貝,你可以嗎?」
「我當然可以!」
江勁騰解開哲剛束縛,讓邵逸辰幫著哲剛背負肥胖的江德慕,朱育霞默默走在前頭。
四人來到主宅後方的倉庫。原本這就不是一幢顯眼的建物,在月照星黯的夜中更加蕭索。
朱育霞從懷中拿出大串鑰匙,摸出倉庫鎖鑰開啟。
江勁騰緊跟在後,打開倉庫電燈。

倉庫自有小發電機,與主宅電源並不相連。
進入後,邵逸辰才驚嘆這外表不起眼的倉庫裡頭竟別有洞天。
由水泥搭建的倉庫格局方正,中間有一條寬約兩公尺的走道,兩旁則隔成一間一間的儲物室,不浪費絲毫空間。每扇門旁邊都裝置外觀相同的辨識系統。

哲剛跟著朱育霞走到指定的門前才卸下背後重擔。
「哲剛,你可以跟我商量的。」江勁騰挑眉看著氣喘吁吁的好友。
哲剛偷覷朱育霞:「我跟你媽商量過……越少人知道越好……」
江勁騰輕嘖:「你們以為下藥明天不會有人發現?」

朱育霞不接話,掏出一張素面的卡片在門邊感應處刷了一下。
辨識系統螢幕現出指紋核對的畫面。
哲剛抱起昏睡的江德慕。江勁騰抓住他食指捺刷畫面。
辨識系統發出嗶嗶聲,亮起綠燈。
朱育霞心急地扳動門把,卻無法開啟門扉。太久沒使用,雖然鎖掣解開但門鎖依然僵卡。
江勁騰不耐煩地把朱育霞往旁推,抬腳對準門鎖旁使勁一踹。
「喀。」頑固的門鎖滑動,江勁騰轉動門把讓門大開:「先別進去,讓裡頭通風一下。」

「哥,你太亂來了。」邵逸辰擔憂地觸碰江勁騰腰腹。
江勁騰握住邵逸辰的手:「沒事。」
邵逸辰就著走廊的日光燈窺看儲藏室內部。
長型的裡間空間頗大,目測至少約佔10坪,其中一面牆壁有訂做的架子,一層一層地堆滿什物。
看到這房間,朱育霞難掩心緒激動,差點站不住。

哲剛扶住朱育霞,輕道:「勁騰,過去的事你知道多少?你難道都不問我為何在這?」
江勁騰咬著手指:「從小我就清楚我媽另有家庭,方才我冷靜之後想想,就把所有事情串連起來了。」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你媽不是……」哲剛慌張地解釋。
「白痴!你想到哪去?你跟我同年,我父母分居的時候我們都還是小鬼,哪可能搞上。」
「呃……」

邵逸辰完全在狀況外,他眨眨大眼望著江勁騰:「哥,我跟不上你的思路……」
江勁騰捏捏邵逸辰鼻尖:「等等再說,進去吧。」
朱育霞振作精神,仔細地在雜物中翻找江德慕藏妥的目標物。
哲剛跟在她身邊幫忙整理歸類。

江勁騰拉著邵逸辰靠在牆邊,毫無幫手之意。
邵逸辰挽緊江勁騰:「我們也去幫伯母找吧?」
「她又不說她要找啥?神神秘秘的。」

朱育霞輕道:「是哲剛他母親的相片……」
江勁騰蹙眉:「『小婷』?」
聽到這名字,朱育霞背影大大地震動。
「好久了……」她繼續翻找,同時絮絮叨叨地述說:「小婷是我高中同班同學,我們感情很好很好……到大學畢業出社會,我們都保持親密關係……直到我因為家族聯姻不得不嫁入江家……」
江勁騰續道:「什麼親密關係?妳們就是一對戀人。妳為她守貞不讓爸碰,用人工受孕的方式生下姊姊算是給江家一個交代。只是爸最後違反了妳們的約定。」

「是……」朱育霞恨恨地說:「婚後多年我始終沒再懷孕,江德晁背著我找四哥偷偷商量,他倆……把我跟小婷監禁到江家荒置的別墅……江德晁對我,四哥對小婷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持續到我們懷孕生下你們為止。」
哲剛早已聽過這段往事,仍是禁不住紅了眼眶。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jiaban's Blog/【曉哉坊】圖文、飾品創作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Q
  • 還沒看文先來謝謝作者大人您更文~
    希望您三次元的事情能處理好,然後健健康康不要生病,最近好多人中流感~
    (PS: 作者大人不生病才能準時更文阿~我把我的內心話打出來拉~哈哈哈~~~)
  • 我是很久沒感冒了,不過的確因為長期熬夜有點……
    最近就盡量想睡就去躺了,所以這篇隔比較久

    sjiaban 於 2017/07/04 11:48 回覆

  • 小Q
  • 天阿!!!沒想到真相居然是這樣!!!
    果然...可恨之人也是有可憐之處阿...
  • 快收尾啦 ^^
    昨天在想要不要一口氣打完,不過還是篇幅太長……

    sjiaban 於 2017/07/04 11:48 回覆

  • 紫靜
  • 臥槽!!!!
    這又ˋ是一場神展開啊啊!!!
    原來江媽居然是百合!!!!!!!!!!!!!!!
  • 其實這對母子很像,連喜歡同性也遺傳到

    sjiaban 於 2017/07/04 23:29 回覆

  • 訪客
  • 看完文,心裡正想原來江媽這麼恨江勁騰不是沒道理啊⋯⋯
    接下來看了樓上的留言,忍不住笑惹⋯⋯
    作者大大加油!!!!越來越精彩了!(但身體要顧好喔~ XD
  • 既然要完結篇了,當然要精彩囉!!
    感謝大家一路支持!!

    sjiaban 於 2017/07/04 23: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