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江勁騰坦然把邵逸辰拉近身旁:「想必奶奶也從其他姑姑之處聽說了。他叫邵逸辰,是我預定要攜手共度人生的伴侶。」
邵逸辰臉頰發燙,怯怯地接道:「奶奶好。」
「孩子,走過來點讓奶奶瞧瞧。」
邵逸辰低著頭往前踏了一步。
江吳懿媛打量邵逸辰半晌:「這孩子生得好,勁騰你眼光不錯。」
「謝謝奶奶……」江勁騰語尾微微顫抖,把激動全吞了進去。
「謝什麼,奶奶老歸老,見過的世面比你們這些毛孩子多得多。」
「是。」
「勁騰,陪奶奶聊聊你今後的計畫。」
「好。」

 


邵逸辰默默在旁聽這對祖孫聊天,也深深折服於江吳懿媛的氣度,難怪能統御這一大家子。
江吳懿媛一面聽江勁騰說話,一面看著邵逸辰點頭。
「勁騰,你再一年半就要畢業,能考慮得如此周全,奶奶也會好好幫你們安排。」

「奶奶,您知道四伯今年為何會回來?」江勁騰攙扶江吳懿媛步向電梯準備前往一樓。
「還不是在美國事業失敗,才再跟家裡要資源?我叫他回來談。」
江勁騰和邵逸辰對望一眼,江勁騰點點頭。

==================================


晚上六點,團圓飯終於開桌。
邵逸辰緊挨著江勁騰陪他坐在最末桌。由於是晚輩席,同桌的尚有江勁騰堂哥們的兒女。大家都對邵逸辰這個新成員相當好奇,嘰嘰喳喳地問東問西。
小孩子的問題有時候很天真又很直接,邵逸辰僵直地問無不答,江勁騰幫他挾菜有時會替他回答。
「以後你們結婚,誰是新郎?誰是新娘?」
江勁騰笑笑:「都是新郎。」
「哇!好酷!」

席間也斷斷續續有別桌的長輩過來探看邵逸辰,邀他喝酒。江勁騰不讓邵逸辰喝,巧妙地擋下所有應酬。
兩個姑丈都是入贅進江家的,自然也免不了過來詢問江勁騰家業問題。
「所以你這小男朋友以後要一起祭拜我們江家的祖先嗎?」
「當然,我也會去祭拜他們邵家的祖先。」
江勁騰回答得毫不遲疑,邵逸辰想到他考慮得如此全面,既感動又佩服。

「那你們是打算要領養小孩嗎?」
江勁騰深深看向邵逸辰:「如果他想要的話當然沒問題,我們還沒畢業,可以從長計議。」
「勁騰你想得真遠,一開始看電視還以為你是玩玩的。」
「既然都帶回來見奶奶,我當然是認真的。」
「哈哈哈,有你的!關於最近的同婚議題,姑丈想順便請教你們一些圈內人才清楚的事……」

========================================

酒足飯飽後,成員各自把紅包獻給祖父母與小孩子們。
江勁騰還沒開始工作賺錢,躲過這關。偷偷把邵逸辰拉到陽台說話。

「你不進去沒關係嗎?」天氣寒冷,邵逸辰勾住江勁騰手臂取暖。
「不用,我父母也很習慣我溜掉,不要面對我他們反而輕鬆。」
「哥,我好像沒看到你媽?」
「跟我姑姑和堂嫂她們輪流在廚房忙吧?這種時候我奶奶都堅持讓幫傭回家過節,她說由家人親自掌廚才像年夜飯。」
「沒有我想像那麼糟……」邵逸辰把頭靠在江勁騰肩上:「感覺大家很熱絡啊。」
「哈,給你這種感覺嗎?他們都有利害關係,當然要維持表面和平。」江勁騰勾住邵逸辰脖頸,撫摸他的耳垂。
「我不太懂……這種大家庭……」
「以後你就慢慢懂了。」江勁騰啄吻邵逸辰髮頂:「好像不會出事,我們開溜好了。」
「去哪?」
「回你家,繼續昨晚的。」
邵逸辰紅著臉:「單人床真的好擠。」
「不然我們去飯店。」
「這麼臨時訂不到吧?」
「那去我家?」
「呃……嗯。那再待一下下,我們進去。」


========================================

兩人回到客廳,卻發現不管是坐在客廳看電視的,還是在餐廳聊天的,都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江勁騰心下起疑,捏捏邵逸辰手心,示意他照之前的安排在客廳沙發邊椅假寐。
江勁騰自己則到餐廳觀察眾人狀態後,坐到江德晁附近試圖與其他長輩談話。
「哎喲,年紀大了,今天怎麼好想睡?」大伯父打著呵欠去客房休息。

江勁騰看一下腕錶,時間才過八點。他回到客廳擠到邵逸辰身旁,跟其他人一樣閉上眼睛休息。

大約九點多,江勁騰聽到微弱地啪咂一聲,即使閉著眼睛,也能發覺周圍變得一片漆黑,總電源被關閉了。
他握了握邵逸辰的手,邵逸辰也同樣有力地回握他。看來真的是火鍋的湯被下了藥。
江勁騰屏住氣息,專心聆聽四周動靜。
他感覺到有微弱的光芒從他眼前經過。手電筒?
他忍住上前制服對方的衝動,留意這人舉動。
那氣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不是他記憶裡那個兇手。


那道光芒謹慎而緩慢地檢查每個人的狀態。
巡視一週後,往大門移動,門掣極輕極輕地被轉動。
那人出去了。
江勁騰聽見自己心臟撞擊的聲音,心中滿是疑惑。

他睜開眼睛緊盯著虛掩的大門,讓視力適應黑暗。
過不多時,門扉移動,那人回來了。
江勁騰咬住牙關,竟然被蔡依君說中,那人當真要殺他。
那人帶著另一個人進來,那身形……是了,這個是他記憶裡的兇手。

江勁騰視線循著兩人摸黑前往廚房的背影。
失望與悲憤湧上他心頭,他再也按捺不住,衝上前從背後架住兇手。
兇手和那人都沒料到江勁騰竟然是清醒的,慌張之下奮力想甩開江勁騰。
「寶貝!快來幫我!」

邵逸辰早就弔著心在旁預備,一聽到江勁騰指示立刻奮不顧身地朝聲音來處撲過去。
邵逸辰緊緊抱住兇手雙腳讓他動彈不得。
江勁騰由後方一手勒住兇手脖頸,另一手伸長一撈抓住正想逃跑的另一人。
那人力弱,腳步失衡,懷中的手電筒滾落在地。
手電筒光芒雖弱,仍是把掙扎中兩人的面目映得清清楚楚。
邵逸辰定睛一看,驚訝地說:「哲剛學長?!伯母??」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Q
  • 哲剛!!!居然是哲剛!!!(還想說他這麼久沒有出現,最後卻用這麼震驚的方式出場!!!)
    還有"伯母"指的是誰!!!
  • 抱歉可能寫得不是很清楚,小辰辰說的是江勁騰的媽媽

    sjiaban 於 2017/06/29 11:55 回覆

  • 紫靜
  • 等等
    蔡依君不都給哲剛了嗎?!
    幹嘛還要殺江勁騰???
  • 依君??給什麼??

    sjiaban 於 2017/06/29 12:30 回覆

  • 訪客
  • 天吶,真兇出線,就要完結的節奏;我又要失戀了⋯⋯(無後續可追)。
  • 會再寫別的小說 ^^

    sjiaban 於 2017/06/30 02:17 回覆

  • 紫靜
  • 哈哈
    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 抱歉XDDD
    我指的是依君都已經是哲剛的女朋友了應該不會對江勁騰有殺意這樣XDDD

    然後不知道是我lose掉了什麼
    才覺得前面他們寒假才去海邊玩
    怎麼馬上又過一年直接跳除夕夜了??
  • 大學放寒假滿早的,一放寒假他們就去墾丁,然後過大概兩、三個禮拜就是過年這樣。短短十幾天發生很多事……
    著魔劇中時間是從2016年9月開學開始。
    無盡愛寵的時間就是這個學期繼續到寒假。
    時間序有參考某大學行事曆 XD

    sjiaban 於 2017/06/30 02:23 回覆

  • 小Q
  • 咦咦咦!!!作者大人今天居然沒有更文耶!!!
    怎麼了嗎怎麼了嗎!!!
  • 這個週末三次元事忙,這兩天應該可以更新

    sjiaban 於 2017/07/03 19: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