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話還沒說完,電梯很快到達一樓,邵逸辰正要繼續追問,就被眼前的排場驚得腦中一片空白。
光是脫鞋處用來坐的木雕藝品椅就讓邵逸辰渾身不自在。
雖還不至於雕樑畫棟,但客餐廳富麗堂皇的擺設仍讓他看得瞠目結舌。
(什麼吃個飯而已……)邵逸辰越來越後悔踏入江家。


打通的客餐廳目測至少六十坪以上,已經架好鋪有棗紅色緞面桌布的三張大圓桌。
離用餐時間尚久,桌上只擺了一份份的空碗筷。
掛在牆上那些字畫,邵逸辰雖毫無研究,但看畫風筆勁不俗,肯定也是名家之作。


原本圍在桌邊聊天的婆媽們見到他倆,一瞬間變了臉色,卻又戴上親切的面具迎向他倆寒暄。
邵逸辰昨夜雖看過照片,卻無法聯繫人名與長相,只能低著頭藏在江勁騰背後。
江勁騰緊緊牽住他,游刃有餘地應付那些邵逸辰叫不出名姓的親戚。

「他家人不在國內,所以我帶他回來一起吃飯,順便給大家看看。」
「呵呵,跟電視上看到的一樣又高又帥呢,一定很多女生追喔?」
「三姑姑,不好意思,那些女生追不上他的。」
邵逸辰偷瞄江勁騰擺出的笑容,深覺江勁騰還是無法理解他人感受,但似乎有進步一點點,至少不會馬上拋給對方臭臉。


臭臉的反倒另有其他人。
原本在裡桌與其他親戚談話的江德晁留意到江勁騰帶邵逸辰進來,立刻毫不掩飾怒氣地走向他倆:「江勁騰,你不要越來越超過。」
「嗨,好久不見。」
江德晁被江勁騰的態度激得大怒:「你馬上把他給我帶出去,別在這丟人現眼。」
「辦不到,他是我邀的貴賓。」
「你這個……!等等奶奶看到你怎麼解釋!?」
江勁騰揉著邵逸辰掌心大笑:「你糊塗了嗎?上次你不是說一天內就會傳到奶奶耳裡,她早知道了罷,我今天就是帶她孫婿給她看。」

邵逸辰非常慌張,雖知江勁騰和父親感情不好,但也不希望他倆為了他吵架。
邵逸辰拉住江勁騰衣角正要開口時,原本和江德晁坐在裡桌的親戚出來圓場。
一個滿面紅光的圓胖男子溫溫地拉住江德晁:「德晁,今天除夕,別跟小孩子生氣了。」
「噯!德慕,我真慚愧,這孩子給我慣壞,一點禮貌也沒有!」江德晁憤憤不滿地轉過身不想再看江勁騰。

江勁騰向江德慕點點頭:「四伯抱歉,您難得回來就讓您見到這種場面。」
江德慕大方地拍拍江勁騰:「好多年沒回來台灣啦,這些年的家族聚餐只能偶爾跟你們視訊,你都長這麼大了,還交了男朋友,在美國同性戀也是合法的,不錯不錯。」
江勁騰掛上溫文的笑容:「謝謝四伯,我先帶他去跟奶奶請安。」
「好好,我剛剛才下來,你們現在可以上去。」


江勁騰牽住邵逸辰,穿過餐廳走室內樓梯前往四樓。
實木樓梯相當地寬敞平緩,走起來極為舒適。
「哥,你跟其他長輩說話都滿克制的,怎麼一跟你爸說話就那麼衝?」
江勁騰自嘲地笑笑:「我就是忍不住。」
「想頂撞他嗎?」
「可能吧。其實,他對我算不錯了。」
「他不是都不跟你聯絡嗎?」
「是啊……但是每個月戶頭的錢都很準時進來。我惹的一些事情他也會暗中會去擺平。」
「呃,那為什麼他平常都不管你,也不跟你住?」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問。」
邵逸辰看不懂這對父子的相處模式,但或許……江勁騰的反抗是一種……撒嬌?

「那、你硬要帶我回來,是要氣你爸嗎?」
「不是,我是想炫耀。」
「啊?有什麼好炫耀的?」
江勁騰捏捏邵逸辰的手:「有啊,我的寶貝好帥好辣好可愛。」
「哪裡辣啦?又在胡說。」
「腰吧,你昨晚辣到我差點傷口裂開。」

邵逸辰咬咬下唇輕搥江勁騰兩下:「對了哥,那位四伯就是依君說的……」
「嗯。」
「他是血案的兇手?」
「不是我記憶中的。」
「哥你一直不肯說,你到底看到誰了?」

江勁騰停下腳步,長嘆一口氣,摟了摟邵逸辰肩膀。
「我本來以為那個人是為了我做這件事,蔡依君應該有跟你說上一世沒有發生血案。」
「嗯。」邵逸辰點點頭。
江勁騰迴避邵逸辰專注的眼神:「沒有你的每一世……過了卅歲,我就只想著死。或者說下意識在尋找結束人生的方式。而那人也一再地承受我許多情緒……寶貝,我實在很不想跟你說這些。」
「哥……」邵逸辰踮起腳尖,輕輕吻了江勁騰的臉頰。

「住院那幾天,我跟蔡依君討論過。她花了很多時間收集資料,比對狀況想找出為何是2025年?不是2024或者更早?那一年發生什麼事?為何上一世沒有發生。」
「啊……」
「上一世跟以往不同的地方是我跟你在一起,我想說是不是我過得幸福,那人就不會被我的情緒壓垮而起殺意……」

 

「是嗎?他是為了你嗎?」
「蔡依君認為我錯了,這結論太自我中心。她提醒我另外一個可能性,我沒回江家。」
「啊!那一年過年我們兩個陪媽去泰國玩。」
「是,以往都只有你陪你媽出去玩,但那一年我實在不想回江家,就硬跟著你們。」

 

江勁騰苦笑續道:「也是因為那年過年我沒回來,家裡人認為我年紀到了還不收心,才會導致後來一連串假結婚的事情。」

「呃……這麼說來……」

「若照蔡依君的想法,我也是目標之一,兇手要殺的是含我在內的所有江家人,少一個都不行,他可以一直等,等到我們全部都在。」

「啊……太殘忍了……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邵逸辰反胃到渾身發冷。

「這也只是蔡依君的推斷,根據她調查的資料,2025年我四伯會回台灣,我也在的話就是只有這年是所有江家人都到齊的日子。」

「那今年……」

「的確很奇怪,等等問奶奶四伯回國做什麼。」

「這些都只是我們的推演與猜測,或許毋需杞人憂天。」

「那我晚點可以吃一些菜嗎?我好餓。」

「好吧,那我倆不要吃相同的東西,湯的話假裝喝,不要喝進去,你可以嗎?」

「可以。」




兩人一面談話已到達四樓江家祖父母的起居室。
江勁騰牽著邵逸辰穿過整理得一塵不染的廳堂逕入裡間。
「奶奶,我回來了。」
一名坐在連鏡梳妝台前戴耳環的老婦人儀態雍容地轉過身看向他倆。
江吳懿媛氣質高雅卻毫無架子,邵逸辰一見她就極有好感。
只見她從容地將耳環別好,不急不緩地說道:「回來就好,勁騰,你該主動向奶奶介紹這孩子。」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文很棒,會持續支持的❤️
  • 謝謝!今天妳頭香 ^^

    sjiaban 於 2017/06/28 11:51 回覆

  • 訪客
  • 這位奶奶好像不簡單吶⋯⋯勁騰加油~
  • 的確是很不簡單!

    sjiaban 於 2017/06/29 00:07 回覆

  • 小Q
  • 哇~~~情節越來越緊張了,我也一直在猜誰是兇手!!!
    原本有猜是奶奶,但這樣看來,似乎又不是耶?!!!
  • 奶奶沒力氣 XD

    sjiaban 於 2017/06/29 11: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