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江勁騰扶額冷笑:「什麼風能把這兩位吹來?」
江雁璃睜大眼跑到江勁騰病床另一側:「……勁騰?」
「嗯,昨晚恢復的,而且所有事情我都想起來了。」
「啊……」
「雁璃,我知道妳要說什麼。」
江雁璃心緒紛亂:「……我是想說……我以前……」
江勁騰伸手攬住邵逸辰:「過去那些事不用再說了,我現在很好。爸媽幾點要過來?」

 

「大概再半小時,還會有媒體。」
「怎麼回事?」
「藍建仁這幾天都躲在他新女友住處,昨天晚上被警方發現,他竟然拿那女孩子當人質,警方攻堅之下他誤傷那女的又逃走,現在全國媒體都在追這條新聞,壓不住了。」
「原來如此,那傢伙蠢歸蠢,倒是滿會逃的。」

 



邵逸辰輕撫江勁騰放在他腰上的手:「哥你都住院好幾天了,伯父伯母居然現在才要過來……」
江勁騰嗤笑:「習慣了,沒必要他們不會出現的。有你陪我就好,親一個。」
邵逸辰看看蔡依君與江雁璃:「咦?不好吧。」
蔡依君遮住雙眼:「我瞎了,隨便你們。」
江雁璃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來外面護士們在說很激情的就是你們兩個噢。」
「天哪,昨晚的事傳遍整個醫院了嗎?」邵逸辰掩住臉恨不得挖個洞躲起來。
邵逸辰想逃開江勁騰,江勁騰卻勾得更緊:「快點。」

不知是否前世乖順成習慣,邵逸辰發現自己很難違抗這個江勁騰,他一面說服自己讓傷患心情好傷勢才會恢復得快,一面無奈地親吻江勁騰臉頰。
蔡依君睜著一隻眼偷看:「醫院如果有除濕機,濾心擰出來都不是水是蜜了。」
江勁騰嘴角微勾,放開邵逸辰,輕捏他臀部一下。
「哥!」
江勁騰無視邵逸辰抗議又把他圈在身畔,直視江雁璃:「雁璃,等一下他們過來的時候妳站到旁邊盡量別說話。」


======================================

江德晁和朱育霞手挽著手來到T大醫院。跟在身後的是一大群媒體。
兩人擺出模範夫婦的儀態,氣質風雅地進入病房。

江德晁看邵逸辰站在病床邊緊貼江勁騰,表情掠過一絲訝異與不悅。隨即轉過頭親切地招呼媒體:「我兒子交遊廣闊,每天都有許多朋友來看他。」
朱育霞站在丈夫斜後方,有禮地對眾人點頭致意。

與長袖善舞的江德晁相比,在一旁宛若雕像的朱育霞更吸引邵逸辰的注意。他只在電視上看過朱育霞一次,本人除了長相像江勁騰之外,那種毫無情感的樣貌更是激似認識邵逸辰之前的江勁騰。她的心思很明顯不在此處,連一眼都不看江勁騰。
或者說,她眼中沒有江勁騰的存在。


江德晁和所有記者寒暄後,把邵逸辰和蔡依君請到一旁。夫婦兩人擁著女兒站到江勁騰床畔才示意媒體開始拍照錄影。
江德晁露出沈痛表情說:「我兒子和女兒平常都很乖,絕對沒有不正常的異性交遊。嫌犯和我女兒關係並非坊間謠傳那麼親密,他們才剛認識。此次我兒子無端被捲入槍擊案完全都是意外,希望警方早日將嫌犯逮捕到案,還給社會大眾一個安寧。」


大多數的媒體早已被拉攏,俱默不作聲地記錄下江德晁片面說詞。
但幾個新興的網路媒體工作者顯然不滿足這種官方說法。有名望的大家族新生代捲入摻雜腥羶暴力的疑雲,不只有許多好事者帶著嗜血般好奇心關注,再加上江雁璃江勁騰這對姐弟顏值奇高,更加吸引社會大眾的注意力。

其中一位滿臉鬍渣的男子立刻舉手提問:「江院長,先前警方給我們的情報是嫌犯有鑰匙,而且剛認識的人會帶著一群打手去夜闖嗎?普通糾紛不至於鬧到這種程度吧?」

江雁璃正想開口解釋。江勁騰卻拉住她,他輕咳一聲:「現在有媒體是直播的嗎?」
幾個網媒立即應聲:「有的,現在直播,觀看人數還滿多的。」
江德晁察覺苗頭不對,試圖阻止江勁騰發言,他擋在江勁騰和媒體之間:「大家都拍到照片了,我兒子傷勢不輕,讓他繼續休息,我們離開病房,去外面我可以盡量回答大家問題到滿意為止。」

江德晁遮擋的動作反而讓這些對八卦敏銳的媒體工作者起疑。江勁騰微微一笑,所有攝影師立刻察覺他是天生聚焦他人目光的人,鏡頭紛紛對準病床上的江勁騰期待他發言。
江勁騰向一旁的邵逸辰勾勾手指,邵逸辰不明所以仍是從江德晁後方擠到江勁騰床邊。


江勁騰不急不緩地開口:「嫌犯藍某是我的愛慕者,他糾纏我姐是為了接近我。因為得知我交了男朋友,所以起了殺意。藍某不知我住處,跟蹤我姐並找鎖匠打了她家鑰匙,趁我去我姐家時想脅迫我跟他交往。我姐是無辜遭受牽連的,她和藍某沒有關係。旁邊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邵逸辰。」

邵逸辰完全沒有辦法反應,眼前被熾白一片的閃光燈轟炸。他呆立原地,只意識到江勁騰牽起他手背吻了一記。

江勁騰從容不迫地回答媒體問題,連近來社會上爭論地沸沸揚揚的同婚話題也條理明晰地回答。江氏夫婦變成他的陪襯,一句話都插不上。
江雁璃和蔡依君只能啞口欣賞江勁騰的個人秀。
邵逸辰腦中一片空白,江勁騰未徵求他同意就在全國媒體前出櫃。邵逸辰心緒混亂,只知道江勁騰拉著他又親了幾次供媒體拍照。

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醫護人員進來驅趕,媒體才漸漸散去,有幾個還想做專訪的只能放棄。
醫護人員為江勁騰做完檢查與治療離開後,江德晁立刻發飆:「江勁騰你瘋了嗎你?這些訪問不到一天就會傳到奶奶那邊,我看你要怎麼處理?」
江勁騰拇指戳著下巴,好整以暇地說:「這不是很好嗎?一來讓雁璃跟嫌犯撇清關係,二來早點讓家族的人早點認識我的另一半。」
「你……!你在自毀前程!」
「以目前社會風向,或許反而是助力。我累了,跟你們沒什麼好說的,戲演完了,再見。」
江德晁氣得跳腳,朱育霞卻露出一個極其詭異的笑容拉著丈夫離開病房。


江雁璃全身脫力地癱坐臥鋪上:「勁騰你要嚇死我,這樣講真的沒問題嗎?」
江勁騰閉上眼:「總之沒妳的事了,如果運氣好說不定我還能釣到藍建仁出來澄清。」
「這……你就這樣把全部攬到你身上……」
「別再囉唆,妳帶蔡依君去吃點東西,留邵逸辰跟我獨處。」


江雁璃和蔡依君走後,邵逸辰默默把手從江勁騰手中抽離:「哥你又不跟我商量了……」
「先跟你說你又會想東想西的。」
「……你有沒有想過,我媽會看到……」
「前一世我們討論過這個話題,我們決定隱瞞雙方家長一輩子,結果呢?」
「……我媽只有我一個兒子。」
「除了不能跟你有小孩,我能做得比任何人更好,如果你媽有疑惑,我可以解釋到她認同為止。」
邵逸辰望著虛空:「哥我真的不懂,你很聰明,從以前就很聰明,我跟不上你的思路……」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Q
  • 公開了!!!也太勁爆了吧,真不愧是江"勁"騰~~~
    不過,小可愛怎麼好像不太開心阿???
  • 因為這樣下去他又會跟前世一樣變成江勁騰的附屬品,他不想這樣

    sjiaban 於 2017/06/02 17:50 回覆

  • 訪客
  • 小可愛……拍拍~ 平視,真的很重要!
  • 下一集就會……

    sjiaban 於 2017/06/03 11:58 回覆

  • 訪客
  • 下一集你想做甚麼?我心臟不好禁不起嚇😂😂😂
  • 想這樣……跟那樣……
    之前都熬過來了,沒問題的

    sjiaban 於 2017/06/04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