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沒想到會有第三篇……情緒跟人物個性可能不是很連貫,請都當成獨立故事看吧。
 

文中梗源: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34606
 

 

 

--------真人空一頁---------

 

 

 

 


任祐成無精打采地回到內湖的家。
「我回來了。」
拎著巷口買的紅豆餅,隨意地扔在餐桌上。

任媽一聽到寶貝兒子聲音立刻從廚房出來迎接:「唉呀?你怎麼會買這個?你不是不吃甜的?」
「老闆大哥看到我就一直對我笑啊,我就想說買給朋友吃。」
「朋友?哪個朋友?要來我們家?」
「森竣。」
「啊?那個……著魔的?」
「嗯。」
「怎麼不早說!家裡那麼亂!快點幫忙整理!」

 



任祐成一面幫任媽整理客廳,一面試圖讓自己鎮定下來。

今天早上的課結束時。久沒聯絡的森竣突然打電話給他。
『呦!下午有空嗎?』
『我等等要回內湖家一趟。』
『太好了,我剛好在這一帶,跟我講地址,我直接過去。』
明明快半個月沒聯絡,馬上又如此熟悉是怎麼回事……任祐成無聲地嘆口氣,將住址告訴森竣。


整理完畢後,任祐成也沒忘記原本目的。今天回來主要是找以前姊姊幫他拍的一些照片。
進入姊姊房間後,一股空洞感又湧上心頭。

姊姊長居國外工作,不過房間依然保持著原來狀態以方便姊姊回來時住。

 

任祐成從姊姊衣櫥上方取下一疊照片,從中仔細挑選。他很喜歡當初姊姊設計那幾套混搭風格的服裝,之後徵選角色或許用得上這些資料。

美麗又酷帥的姊姊是任祐成憧憬的目標。從小姊姊很疼他,但五歲的年齡差距讓姊姊向來把他當個孩子看待。
直到那次……任祐成十六歲充當救火隊幫姊姊的服裝設計作品走秀。
當時姊姊的朋友們對他初次登台的表現都讚不絕口,姊姊自豪的笑容讓任祐成初次有一點點追上姊姊腳步的感覺。
之後姊姊很快就輾轉世界各地學習、工作。
姊姊追求夢想的身影令他十分欽羨,但……他心裡有了缺口。


天生責任心重的他,在朋友間總是扮演領導者或是核心角色,扛住團體的凝結力;

在家裡,他必須擔下陪伴雙親的責任。每個人似乎都對他抱持著期望。
來自整個環境的期許與壓力曾壓垮過他一段時間。後來他成功克服了。

去年拍戲遇到森竣,任祐成才終於又遇到能不需逞強面對的人,森竣雖然只大他兩歲……但跟他相處時……就好像以前姊姊還一起生活的時候。在森竣面前,他可以肆無忌憚地做個小弟弟……但森竣……會不會像姐姐那樣活得恣意精彩,很快也把他拋在腦後……


 

正思索間,門鈴大響。任祐成抱著相片離開姊姊房間。
任媽已幫森竣開門。只見森竣送上伴手禮,一臉堆笑地對任媽熱情招呼。
看到任祐成出來,森竣立刻過來拍著他的肩膀。任祐成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拿桌上的紅豆餅給森竣:「這家滿有名的,給你吃。」
「哦?我剛剛在樓下有看到,還好我沒買,謝啦!」
「嗯,去我房間講吧。」


任祐成拉著森竣去自己房間,任媽媽卻緊跟著:「我幫你們泡茶,等等拿過來。」
任媽不放心地瞄瞄兩人,把房門大開著又轉去廚房。

森竣拿著紅豆餅就要往床上坐,卻被任祐成一把拉住:「哥去坐那邊椅子。」
「這張圓形藤椅?是叫藤椅嗎?黑色配桃色椅墊跟你平常選色真不搭。」
「它本來是我姐的。找我什麼事?」

森竣拉過椅子坐下,挑眉看了看任祐成:「最近好嗎?在忙什麼?」
「實習廠商的打工跟準備研究所。」任祐成拉齊床被,坐在床沿。
「不是吧?工作呢?應該有一堆工作來找你,沒有嗎?」
「有啊,大概快卅個吧……但沒接……只有接幾個採訪。」
「幹嘛不接?」
「有人跟我說盡量接,但又有人說接下來工作要慎選,所以我還在考慮……」
「每個人的意見都聽會瘋掉吧,主要還是要看你自己想不想做吧?」
「我……」

「你不趁現在熱潮多多曝光撈一撈粉絲,要等到何時?」
「我、我也不知道啊……最近總覺得做什麼都不對,po個採訪照沒寫清楚就一堆粉絲心碎,我只好一個一個回微博給她們解釋……」
「一個一個回?你也太閒了吧?」
「不然我不知道該怎麼補救好……」
「難怪今天看到你就一副心情低落的樣子,笑一個吧?」
「嘻。」
「有夠假的笑。」

「不然哥講笑話。」
「好,上次有個粉絲來探班,說要跟我學做菜,我就說好,然後她叫我猜她想學做什麼菜。」
「什麼菜?」
「她說想學做我的菜。」
「……」
「不好笑嗎?」

「哥再講一次。」
「上次有個粉絲來探班,說要跟我學做菜……」
「哥你還真的再講一次啊!」任祐成笑得捧住肚子。
「好啦,你終於笑了,真的很像馬思純欸。」
「最好是。」
「誇你正耶。」

此時任媽端著茶進來,看森竣端坐在椅子上,滿意地笑了笑:「你們聊啊,我在外面,有需要隨時叫我,不用客氣。」離開時門依然維持著大開的狀態。
「你媽是擔心我會把你怎樣嗎……」
任祐成無奈地抹抹臉,端起茶喝:「先不說我了,哥要去徵選《流星花園2.0》嗎?」
「要啊,不過頂多只能演西門或美作。」
「那也很好啊,演其中一個都會紅吧。哥算內定嗎?」
「也不算啦……不過我都跟小雅培養那麼久感情,加減有幫助吧。」
高雋雅?你們是那個……嗎?」
「當然不是啊!想把女人長久留在身邊,選擇當朋友才是最穩當的。」
「哦……」任祐成偏著頭想了一想。


「不過流星還很久啦……在十一月《山的那一邊》宣傳期之前我要先休息一陣子。」
「《山的那一邊》?哥是說著魔之前減到很瘦拍的那部嗎?」
「對啊,我演一個山神,平常是鹿的樣子。」
「真的假的?哥又在騙我。」
「哈哈,到時候看就知道啦,王導很有想法,我也很期待片子剪出來的效果。」

「嗯,我會去看。那這段時間休息哥要去哪?」
「今天來就是找你講這個,陪我回一趟馬來西亞。」
「哥還記得喔……」
「記得啊,只是前陣子尬戲太忙,怎樣?要不要去?」
「太突然了吧?我要規劃一下行程。」

森竣眨眨眼:「著魔之後有很多邀約啊,想處理一下,還有泰國的見面會,你沒收到嗎?」
「有啊……但是公司……」
「我們私下去。」
「可行嗎?」
「去幾天而已,走啦。」

任祐成望著手中緊握的茶杯,原本猶疑騷亂的心情一掃而空,他抬頭朝森竣一笑:「哥,我本來一直在煩惱要回應粉絲的期待還是照公司安排……但我現在不想考慮那麼多了,我要跟隨你。」
「跟好囉。」
「嗯,我等等跟我媽說一下。」
「說陪我回去見父母嗎?哈哈。」
「她會誤會更深的。」

兩人相視一笑,拋卻所有糾結與紛擾。



〈完〉



(本文為腦洞腦補,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617
  • 版主真是厲害~~
  • 好說好說

    sjiaban 於 2017/04/25 18:39 回覆

  • 紫靜
  • 覺得祐祐背負很大的壓力啊
    心疼他QQ
    一下要顧課業一下又要顧工作
    他真的超辛苦的!!
    像我功課不好的真心配服這個底迪啊
    希望他别壓垮自己了
  • 最近剛好有聽任祐成的粉絲說因為看到他的榜樣,所以想認真唸書呢。

    sjiaban 於 2017/04/26 0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