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邵逸辰約蔡依君在學校附近咖啡廳碰面,早上時段只有一兩個偷閒的業務在角落喝咖啡玩手機。兩人坐在中間的位子,邵逸辰緊張得不知所措。
前一世的江勁騰沒有介紹家人朋友給他。邵逸辰雖知江勁騰有青梅竹馬的玩伴,卻無緣認識。

而這一世,邵逸辰聽雷重鈞提過他和江勁騰兒時為蔡依君爭風吃醋。
再之後便是蔡依君逼江勁騰跟自己告白……
這是他跟蔡依君僅有的交集。
但他不知何故,心裡一直有個聲音要他去找蔡依君。



蔡依君審視眼前的邵逸辰。在邵逸辰與江勁騰交往前,她就持續偷偷觀察他,蔡依君無法確定他是否「醒了」。
「呃……」「你……」兩人同時開口。
「妳、妳先說。」
蔡依君噗哧一笑:「不是你找我出來的嘛?」

邵逸辰不斷攪拌起泡到快滿出來的拿鐵,絞盡腦汁思索該如何傳達紛雜的疑問。
「蔡小姐,我聽重鈞學長提過……妳們三個是兒時玩伴,呃……我想問妳關於江勁騰小時候的事,妳知道多少都告訴我好嗎?」

蔡依君手肘撐桌往前挪:「叫我依君就好,江勁騰以前的事情,你沒問他本人?」
「有啊,但是他都淡淡帶過,不肯細說。而且他好像每天晚上都在做惡夢……」
「嗯?他做什麼惡夢,有跟你說嗎?」
「他有說過夢到我出車禍死了,還偷我的骨灰去撒。很莫名其妙的夢吧?」

依君瞪大雙眼。(邵逸辰問這問題……看來還沒醒?我失敗了嗎?反而是江勁騰醒了?怎麼可能?)
「他還有其他異樣的地方嗎?……你呢?你有沒有做怪夢?」
「我……妳、妳為什麼這麼問?」

蔡依君拍拍雙頰,眼底閃過一絲光芒:「算了,我直接說,你若聽不懂就當我沒講過,邵逸辰,你有沒有想起前世的記憶?」


 

======================================


「小白目,邵逸辰呢?」江勁騰在土木系教室外攔住李慕白。
「邵逸辰?他第一堂課上完就跑了,也不知道在趕什麼。」
「他有說他去哪?」
「沒,你打他手機啊?」
「他手機在我這。」江勁騰拿出早上疊被時落出的邵逸辰手機。
「啊,他也太糊塗了吧。」
「不是沒電就是沒帶,老是讓我到處找人……」
眼見沒耐心的江勁騰又要發火,李慕白縮縮脖子:「學長我要進去上課了。」


江勁騰發訊息給哲剛。
『幫我找邵逸辰,找到回報。』

上課中的哲剛看到訊息嘆口氣,沒事不聯絡,一找他又是跟邵逸辰有關。
早上蔡依君有報備要跟邵逸辰喝咖啡,因此哲剛知道他們在哪,正要回訊息給江勁騰,想想又覺不妥,自己若沒陪著,江勁騰萬一又誤會蔡依君,那可不是好玩的。
『江勁騰你在哪?我等等去找你。』
『我在土木系這,不用來找我,去找邵逸辰。』

哲剛揉揉額角,舉手:「老師我肚子痛,要去廁所。」


======================================

邵逸辰向蔡依君坦承9月19號之後發生在自己身上一連串奇特經歷。
蔡依君聽著聽著,眼淚如珍珠斷線般地滾落,她紅著鼻頭微笑:「太好了……我成功了……」
「妳、妳說妳……?」
蔡依君抓住邵逸辰雙手用力一握。
邵逸辰睜大雙眼,這手的觸感……如此懷念……為什麼?
「依君……妳是……」
蔡依君點點頭:「這一切……都要從我跟江勁騰牽扯不清的命運開始……在很久很久以前……請原諒我無法具體描述,因為實在太久了,我曾是江勁騰的妻子。」
「啊……」

蔡依君拭淨淚水:「別擔心,現在我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想想以前,也只是放不下他,那不是愛……他也是一樣,他無法反抗家裡,所以才跟我結婚……那一世……」


 

此時,哲剛領著江勁騰闖入,打斷兩人談話。
江勁騰握住邵逸辰手腕將他拉起:「邵逸辰,你跟蔡依君在這幹嘛?」

 

蔡依君瞪了哲剛一眼,轉向江勁騰:「凶什麼啦!我跟邵逸辰一起吃早餐不行喔?」
「不行,他是我的。」
「你佔有慾會不會太強了?這樣邵逸辰壓力很大耶,當心被甩!」
「不用妳操心。」江勁騰強扯邵逸辰手腕:「寶貝,我們走。」
「好痛……」邵逸辰輕呼一聲。江勁騰聞言瞬即鬆手,輕撫邵逸辰紅腫的手腕。

「等一下啦,你都不關心我們在聊什麼嗎?」蔡依君站到江勁騰身前。
江勁騰挑眉睨視她:「妳跟邵逸辰胡說什麼?不准妳再私下約他。」
「厚!你這個人很奇怪欸!」
哲剛看苗頭不對,悄悄靠近蔡依君。
蔡依君勾住哲剛手臂:「我剛剛跟邵逸辰在商量,過幾天放寒假,我們找重鈞他們大家一起去墾丁玩幾天。」

邵逸辰眨眨眼,不解地望著蔡依君。

江勁騰冷然道:「我沒興趣,妳們自己去。」
「我就知道你會拒絕,我才找邵逸辰。」
「妳……」江勁騰看向邵逸辰:「寶貝你不是要打工?」
「呃,我可以排假,挪兩天空檔出來……」
「你想跟他們去?單獨跟我在一起不好嗎?」
「偶爾大家一起玩,熱鬧熱鬧也好啊。」邵逸辰不太明瞭蔡依君用意,但覺這主意還不錯。
「那就這麼說定囉~~~」蔡依君笑咪咪地撥電話:「喂?重鈞啊……」

 

======================================

 

之後幾天,眾人都在期末考地獄中掙扎。李慕白每天頂著江勁騰冰冷的視線死纏邵逸辰,做臨時抱佛腳的補救才低空飛過。


一考完試,邵逸辰就被江勁騰押著去百貨公司買新泳褲。
直到專櫃前,邵逸辰還在持續抗議。
「哥,我已經有泳褲了,你為什麼堅持要我買新的?」
「那件太短了。」
「男生泳褲不都是那樣!你自己的也是啊!」
「所以我才不想跟他們去墾丁啊,現在知道重鈞喜歡男人,我就更不能讓你身體被他們看到。」
「你……」

專櫃小姐看客人上門,立即殷勤地向兩人介紹:「這是當季最新款式,目前都有打折喔,喜歡都可以試穿。」
江勁騰無視專櫃小姐,拉著邵逸辰逕直走到櫃內拿取七分褲的款式。放在邵逸辰身上比:「這種還是露太多……」
「哥,我想穿普通的就好。」
「不行,你的腰絕不能露出來。」

專櫃小姐狐疑地偷瞄邵逸辰腰腹。(這位先生腰有什麼問題嗎……不能吹風……之類?)

於是滿臉堆笑:「我們也有賣水母衣,兼具防曬跟保暖功能喔。」
江勁騰終於給她一個正眼:「好,都拿出來。」

 

邵逸辰看看眼前幾套長袖長褲的水母衣。再看看江勁騰:「一定要買嗎……會不會只有我穿這種……」
江勁騰滿意地微笑:「我跟你穿一樣的,就不奇怪了。」
見邵逸辰仍一臉猶豫,江勁騰摟住他肩膀在臉頰上吻了一記:「寶貝,我們去佳樂水玩衝浪,衝浪的話穿水母衣是很正常的。」
邵逸辰雖還是覺得哪裡不對,但在江勁騰軟硬兼施下,只好一咬牙買下昂貴的新泳裝。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紫靜
  • 買泳褲什麼的整個讓我想到動畫Free了
    期待逸辰在海邊被人搭訕然後江勁騰當眾熱吻宣示主權XDDD
    所以說前世依君還是有跟江少爺(?)結婚?!
  • 咦?我沒看過Free XD
    上面的段子……很遺憾不會出現 XDDDDDDDDDD
    不過該有的(?)一定會有的,請放心

    sjiaban 於 2017/04/03 14:09 回覆

  • 小迷
  • 依君跟前世是夫妻??
    這個前世指的是邵逸辰重生之前的那一世,還是甚至牽扯到上輩子去了?!@@
    沒看懂啊啊~結果竟然突然在這裡被打斷XD

    水母衣那個也太....小辰辰你太好說話啦!(應該是只有面對江勁騰才這樣XD)
  • 夫妻是更久之前 ^^
    因為小辰辰聽他跟店員講一講覺得水母衣感覺滿實用的,所以還是買了 XD

    sjiaban 於 2017/04/07 00: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