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戲偶間。

雖是大年初一,但因為今天有表演活動,所以偶間存著一股鬧騰的氣息。

昨晚,人類們就把今日要「上工」的戲偶搬離偶間,元邪皇雖已殺青,但當紅的他今天仍要趕赴表演,因此當雪山銀燕(四)醒來時,元邪皇不在他身邊。
他總是很習慣一睜眼就看到那抹紅色的身影。和他同時殺青的元邪皇總是陪著他,因為觀眾對元邪皇的熱愛不減,偶爾元邪皇仍有拍攝的通告。
由於東皇戰影中雪山銀燕(四)和元邪皇有許多對手戲,多多少少雪山銀燕(四)還會因為元邪皇有演出機會。可是今天有元邪皇的演出,他卻沒有被帶出去。

 

身旁沒出勤的戲偶們正為挪出的空間舒展身子,雪山銀燕(四)只能一個人在角落發呆。他的戲份也殺青許久了,往後他的角色會由更新更豪華的雪山銀燕(五)接替演出。像雪山銀燕(四)這樣的偶以後幾乎都不會再出場,在偶間算是處在「冷宮」的位置。

對戲偶們來說,能夠得到越多表演機會、越受觀眾歡迎,他們身上的魂氣就會越充足,雪山銀燕(四)雖然還很受一部分觀眾支持,但是那些魂氣最近正漸漸轉移去雪山銀燕(五)身上。他變得越來越黯淡,如果魂氣消失的話,就會像角落堆置那些被觀眾遺忘的角色般,變成普通木偶。連蟲囓霉腐都無法反抗。

他和元邪皇上次補充到最大的魂氣是在金光大匯演的時候。那天他終於久久地和雨音霜又演了一次對手戲,雨音霜要求頗多,他總是很努力襯托她讓她在鏡頭前看起來更美麗,但仍不免會有一些小瑕疵而被雨音霜數落。當他在後台反省的時候,聽到元邪皇在前台得到了極大的歡呼聲,明明只有數十秒演出,歡呼聲卻遠超過他跟雨音霜賣力擺弄十幾分鐘的表演。

雪山銀燕(四)很崇拜這樣的元邪皇。他就是有魅惑觀眾的能力,但元邪皇待他卻很親切,即使觀眾都用有色眼光看他們,元邪皇也不太在意。
元邪皇還曾經對他說:「觀眾喜歡看,我們就多親近些,讓他們高興。」

私下在偶間的時候,元邪皇都很努力在磨練演技,如何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吸引住觀眾的目光。雪山銀燕(四)總是楞楞看著他。
「你……你好厲害啊……」
「你也可以的,多練習幾次罷。」
「我……我做不來的。」
「來,跟著我。」元邪皇拉著雪山銀燕(四),手把手地進行演技練習。
「像這種時候,人類打光,光照到你眼睛。你眼神要回望鏡頭。」
「這樣嗎?」
「下顎縮進去一點,對。」

其他戲偶在旁邊冷眼看著。
「沒用啦,還是要看配到哪位操偶師啊!」
「還有要看導演啦,練再多導演不給鏡頭也沒用。」

元邪皇笑著卻不反駁。但是雪山銀燕(四)發現這樣的練習是有用的,他被留下的鏡頭變多了,他和元邪皇最後的幾場對手戲幾乎一刀未剪地呈現給觀眾,剪接師滿意他在鏡頭前的表現,也讓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像以前他跟霜的對手戲,無論他怎麼賣力演,效果就是不好。

=============================

「欸,你相好今天不在哪,他比你紅得多。」附近的奉天大剌剌地跟他搭話,奉天雖然現在戲份也不多,但是以後說不定還有出場機會,地位竟然比雪山銀燕(四)還高了一截。
「嗯……希望他演出順利……」雪山銀燕(四)把身體往內縮了一縮,今天他希望大家都別注意到他,只想著等元邪皇回來再聽他說演出的情況。
「我看你啊,衣服都髒了,可以到那邊角落去了啦,跟雪山銀燕(一~三)窩在一起。」
「……」
雪山銀燕(四)低頭檢查自己的服裝,的確沒有當初的嶄新漂亮,染上了些許污漬。人類忙著清潔需要上戲的偶,哪還會管到他?
最近他的確過得很頹唐,不再演出,演技也不需要磨練了,從最繁華的舞台退下,雪山銀燕(四)不知道自己的立足地在哪裡。
突然,他很想看今天元邪皇的表演,就算不能上台,但是他好想聽到觀眾的歡呼。
但,要避過人類耳目混上交通車談何容易?光是要離開偶間就非常困難了。

雪山銀燕(四)正在煩惱的時候,一位女性助理人員匆匆打開偶間的門進來。
所有戲偶瞬間僵硬裝死。好在女助理專注尋找物品並沒有發現異狀。
「黑白、黑白的扇子壞掉了啦!備用品到底在哪裡?!」

黑白郎君平時放置的位置在雪山銀燕(四)後方,女助理便在雪山銀燕(四)周圍找來找去,眼看這是最後的機會,雪山銀燕(四)輕輕勾住女助理的毛衣衣角。
「咦?」女助理衣服一絆,狐疑地看向雪山銀燕(四)。
「銀燕,你很想去嗎?今天你沒有要上台喔。」
雪山銀燕(四)巴巴地看著女助理。
「不行啦,我扇子還沒找到。」
忽然,女助理像是感受到什麼暗示似的,看向另一邊角落。
「啊,對了!可以先拿舊版黑白的扇子!反正觀眾分不出來!」

雪山銀燕(四)的手仍死死勾住女助理的毛衣。眼睛看她看到都快流出眼淚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想跟邪皇一起。」
身為重度腐女的女助理抵抗不了雪山銀燕(四)的眼神,只好私下將他帶出偶間。

===============================

「咦?妳怎麼把銀燕帶出來?偶車已經走了喔。」
女助理帶著雪山銀燕(四)和黑白的扇子擠上最後一台轎車,轎車司機大哥不解地看著大包小包的女助理。
「也許可以給觀眾一個驚喜啊,哈哈。」

===============================

台上,操偶師正賣力地演出史豔文大戰藏鏡人的戲碼。
元邪皇和黑白郎君躺在後台,用意志交流最後的對戲。
元邪皇一邊檢查身上配件一邊說:「你就照平常一樣展放你的狂傲就可以,就算沒扇子應該也沒關係。」
「那當然,還用你教嗎?扇子人類去找了啦,等等就有。」
黑白郎君充滿自信。
「你也要想一下沒扇子該怎麼演啊。」
「總之把你打爆就對了啦,哇哈哈哈哈哈。」
「照這劇情,你不會把我打爆。」
「囉唆。」

兩人正對話間,女助理上氣不接下氣地趕到後台,把黑白的扇子遞給工作人員。
「舊版的扇子?這不行啊!」
「觀眾分不出來啦!」
「誰說的,現在觀眾都超酸超龜毛,被抓包又在網路上被罵死。」
「那怎麼辦?」
「而且妳幹嘛帶銀燕過來?」
「我……」
「等等被老闆罵。噯噯,先解決扇子。」
「啊,我想到了,剛剛跑過來的時候瞄到有戲迷帶黑白官偶,可以先跟他借嗎?」
「好,妳去問看看!快點!剩下十分鐘卅秒!」

女助理急忙將雪山銀燕(四)往元邪皇身旁一擱,衝去借扇子。
「雪山銀燕(四),你怎麼來了?」元邪皇用意志與雪山銀燕(四)對話。
「我……我想來看你表演……」
「噢,我還以為老闆又要給觀眾驚喜橋段。」
「應該沒有……觀眾都把我忘了吧。」
「別小看你自己,最近在官方中國區的網站上放出我倆的合照還是很受歡迎。」
「合照?最近有拍嗎?我怎麼沒印象?」
「拿以前的照片做的。」
「唔……好想拍新的啊……不過,以後都是雪山銀燕(五)了吧……」
「你放心,只要是跟我同台,一定都是你,雪山銀燕(四)。」
「元邪皇……」


「來了來了,扇子來了!!」
女助理借來的扇子在最後一刻趕上了演出。
雪山銀燕(四)躺在後台,雖然看不到表演,但是光是聽到前台觀眾的尖叫聲,他感到元邪皇受歡迎的程度一分一釐都沒有減少。就算以後的雪山銀燕(四)只能當元邪皇的附屬,也是一種榮耀吧。
正戲跟雨音霜就交給雪山銀燕(五)了。


===============================

熱鬧的表演終於結束,每個工作人員進來看到桌上的雪山銀燕(四)都嚇了一跳。
「誰帶過來的啊欸?」
最後他們決定跟觀眾開個玩笑,謝幕時偷偷地將雪山銀燕(四)若隱若現地藏在偶群中。
沒想到這樣的舉動讓喜愛元邪皇跟雪山銀燕(四)的腐女觀眾發現並大受好評。

在網上一片熱情回應下,官方決定不時放出元邪皇和雪山銀燕(四)的照片以吸住這部份的人氣。
看來,雪山銀燕(四)暫時還有得忙了。

 

=============================

今日大年初一金光布袋戲在台中市立港區藝術中心的表演: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y7MGETu83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iaban 的頭像
sjiaban

sjiaban's Blog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