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我發誓我滿__歲了
  • 請輸入密碼:

undefined

 

江勁騰恢復意識第一眼是瞥見戴著眼鏡的邵逸辰在旁邊讀書。
這幾天住在醫院,邵逸辰沒有心思處理隱形眼鏡,又戴回以前的黑框眼鏡。
邵逸辰這副模樣令江勁騰產生些微混亂感。
尚未褪去的麻醉藥、抽痛、無力感令他再度閉上雙眼。

(現在是在哪裡?)
這個疑問包含時間與地點。
地點很明顯是醫院,狀態重傷剛開完刀。
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受什麼傷?
負傷時突然湧進的大量過往如繁星點點漂浮在他腦識中,相連的事件匯聚收攏,形成一條又一條的生命歷程線,龐雜交織亟待梳理。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undefined

 

從江雁璃有記憶開始,家中雙親就處在相敬如賓的狀態。
父母偶爾會輪流消失,只留其中一人照顧江雁璃。
對於當時的父母,江雁璃沒有太多依賴感,與其說是家人,不如說是供應溫飽的照護人員。連學校老師跟江雁璃互動都比父母親近。

弟弟江勁騰出生後,家中關係起了微妙的變化。原本淡漠但和睦相處的雙親一見面就吵架,尤其母親像撕破壓抑已久的禁錮般露出暴躁激烈的性格。年幼的江雁璃不明白父母之間發生何事,但母親似乎將所有不順遂歸咎在江勁騰身上。漸漸地,江雁璃發現母親開始為一些若有似無的小錯,詛咒般地辱罵弟弟。
隨著母親越來越失控的情緒,江雁璃終於在某天下課回家時撞見凌虐現場。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undefined

邵逸辰非常焦躁。


回到台北已經過了一天,他完全連絡不上江勁騰。
昨晚和雷重鈞聯絡,雷重鈞也正納悶老是粘著邵逸辰的江勁騰竟然沒來接他。
邵逸辰不願想像江勁騰出事的可能性,拼命回想是不是有惹他不高興的地方。

 

邵逸辰回想兩人最後通電話時,江勁騰溫柔的歌聲與輕吻,怎麼想都感受不到江勁騰有任何不悅之處,只能逼自己面對現實。
「對了,他說他在姊姊家?學長有姊姊的聯絡方式嗎?」
「沒有欸,現在晚了,明天我幫你問問江伯父?」
「啊……他父親的電話我也有,我明天自己問好了。」
「你先別急,那傢伙脾氣古怪,一定只是暫時不想理你。」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