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我發誓我滿__歲了
  • 請輸入密碼:

undefined

 

江勁騰恢復意識第一眼是瞥見戴著眼鏡的邵逸辰在旁邊讀書。
這幾天住在醫院,邵逸辰沒有心思處理隱形眼鏡,又戴回以前的黑框眼鏡。
邵逸辰這副模樣令江勁騰產生些微混亂感。
尚未褪去的麻醉藥、抽痛、無力感令他再度閉上雙眼。

(現在是在哪裡?)
這個疑問包含時間與地點。
地點很明顯是醫院,狀態重傷剛開完刀。
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受什麼傷?
負傷時突然湧進的大量過往如繁星點點漂浮在他腦識中,相連的事件匯聚收攏,形成一條又一條的生命歷程線,龐雜交織亟待梳理。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undefined

 

從江雁璃有記憶開始,家中雙親就處在相敬如賓的狀態。
父母偶爾會輪流消失,只留其中一人照顧江雁璃。
對於當時的父母,江雁璃沒有太多依賴感,與其說是家人,不如說是供應溫飽的照護人員。連學校老師跟江雁璃互動都比父母親近。

弟弟江勁騰出生後,家中關係起了微妙的變化。原本淡漠但和睦相處的雙親一見面就吵架,尤其母親像撕破壓抑已久的禁錮般露出暴躁激烈的性格。年幼的江雁璃不明白父母之間發生何事,但母親似乎將所有不順遂歸咎在江勁騰身上。漸漸地,江雁璃發現母親開始為一些若有似無的小錯,詛咒般地辱罵弟弟。
隨著母親越來越失控的情緒,江雁璃終於在某天下課回家時撞見凌虐現場。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undefined

邵逸辰非常焦躁。


回到台北已經過了一天,他完全連絡不上江勁騰。
昨晚和雷重鈞聯絡,雷重鈞也正納悶老是粘著邵逸辰的江勁騰竟然沒來接他。
邵逸辰不願想像江勁騰出事的可能性,拼命回想是不是有惹他不高興的地方。

 

邵逸辰回想兩人最後通電話時,江勁騰溫柔的歌聲與輕吻,怎麼想都感受不到江勁騰有任何不悅之處,只能逼自己面對現實。
「對了,他說他在姊姊家?學長有姊姊的聯絡方式嗎?」
「沒有欸,現在晚了,明天我幫你問問江伯父?」
「啊……他父親的電話我也有,我明天自己問好了。」
「你先別急,那傢伙脾氣古怪,一定只是暫時不想理你。」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undefined


大約半個多小時之前,睡不著的江雁璃躺在床上斷續聽到客廳傳來低沉細碎的談話聲。
沒想到平日高傲嚴肅的弟弟也會深夜情話綿綿,正想去偷偷虧一下他,手才放上門把,就聽到壓抑的喘息聲。
江雁璃拍撫心口,差點就壞了弟弟的好事。
她背靠著門,心中交織著欣慰與感謝的情緒……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我發誓我滿__歲了
  • 請輸入密碼:

※我也沒想到會有第三篇……情緒跟人物個性可能不是很連貫,請都當成獨立故事看吧。
 

文中梗源: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34606
 

 

 

--------真人空一頁---------

 

 

 

 


任祐成無精打采地回到內湖的家。
「我回來了。」
拎著巷口買的紅豆餅,隨意地扔在餐桌上。

任媽一聽到寶貝兒子聲音立刻從廚房出來迎接:「唉呀?你怎麼會買這個?你不是不吃甜的?」
「老闆大哥看到我就一直對我笑啊,我就想說買給朋友吃。」
「朋友?哪個朋友?要來我們家?」
「森竣。」
「啊?那個……著魔的?」
「嗯。」
「怎麼不早說!家裡那麼亂!快點幫忙整理!」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undefined


江雁璃失神地坐在租屋處廚房與餐廳中間的吧台上,周圍地板一片狼藉。
「妳不要動,我來整理。」江勁騰拿掃把清理滿地破碎的餐具。
「勁騰,對不起……」江雁璃撫摸手腕上江勁騰幫她包紮好的傷口,新拆繃帶的殺菌味壓過了血液的鹹味。
江雁璃有著與江勁騰相似的精緻五官,卻帶著女性獨有的柔美。長髮如瀑披在瘦削雙肩上,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至少小五歲,在江勁騰身邊不像姊姊倒像是妹妹。


「妳啊!這是第幾次了?腦袋聰明絕頂,卻一點看男人的眼光都沒有。」
「我……我以為我們很相愛,但他卻說受不了我這麼愛他……竟然還帶外面的女生回來……」
「就算他對不起妳,妳怎會傻到跟他打起來?以為自己很強壯嗎?」江勁騰拿報紙綑包畚箕收集的碎玻璃。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undefined

民宿老闆站在廚房內煎荷包蛋,標榜現做早餐服務是這家民宿的特色之一。
對每一組客人他都是盡心盡力服務,增添不少好口碑。

今天這棟住客卻不太相同。
訂房的房客有六位,但在場只有四位。
重視早餐的老闆難以想像居然有人會不吃早餐,尤其是他精心烹調的早餐在網路上可是一片好評。
民宿老闆正想詢問是否該為不在場的兩位作餐。
他看了一眼坐在長桌邊的四位男客,居中為首的男客長得高大英俊,全身發散極為凝重的氣場。他微微一笑,其他三人立刻正襟危坐。民宿老闆也不自覺地把想問的話吞下去。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不知道的問知道的
  • 請輸入密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