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老楊在這做排班計程車司機很久了,這間KTV一到深夜就有不少傳播小姐和客人叫車。
身為一個服務專業的運將,老楊自然也跟不少旅館有合作關係。
他自詡看人眼光一流,不管是上班族還是大老闆,老楊都能為客人尋找到配合經濟能力與身份的場所讓他們盡情享受。

江勁騰一上車,老楊就忍不住偷瞄他懷裡的「小姐」幾眼。
這位小姐被外套裹住,看起來仍相當纖瘦。可以想像大衣中的人兒身形多麼細緻,從大衣下擺則露出墜著流蘇的銀白色禮服和細瘦卻勻稱的一雙長腿。
一般來說現在外送到KTV的傳播小姐多半做時裝打扮,穿禮服的較少見。
「帥哥,這個小姐水喔。要帶回家還是去摩鐵?」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undefined

江勁騰再三安撫邵媽讓她先回房休息。
江勁騰欺騙了邵媽,他沒有等對方聯絡的打算。
邵逸辰狀況不明,他一刻也等不下去。但他不願讓邵媽涉險,必須瞞著邵媽獨自行動。


 

江勁騰直接回覆來自邵逸辰手機的line訊息。
『你們要什麼直接說,不要動邵逸辰。』

訊息送出馬上顯示已讀,卻沒有立即回覆。
江勁騰倚坐床頭把手機插上電源,反覆觀看照片,從層層疊疊的回憶檔案搜尋。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undefined

新聞鬧騰騰地吵了幾天,江氏夫婦沒再露面也拒絕採訪。
警方三番兩次來病房向江勁騰跟江雁璃詢問線索。
早先江雁璃提供幾處藍建仁可能去的場所都沒有發現蹤跡。
警方持續搜捕,偶爾有目擊情報傳出仍一無所獲。


=================================


終於到了江勁騰出院的日子。在大群護士好奇圍觀下,主治醫師慎重交代患者的槍傷血塊尚未完全吸收復元,大約要等兩個月才可康復,期間不可劇烈運動,也要避免傷口感染。
邵逸辰攙扶江勁騰,江雁璃則把醫師的囑咐詳細抄寫下來。

醫護人員離去後,邵逸辰整理行李,問道:
「哥何時要去幫雁璃姐找房子?」
「在藍建仁落網之前,我不放心她一個人住,就讓她暫時繼續住在蔡依君家。」

江雁璃點點頭:「依君家滿大的,我越住越習慣了欸,伯父伯母還跟我說乾脆住下來算了。」
江勁騰嗤笑:「還不是要跟江家攀關係?妳不怕被利用就長住啊。」
江雁璃吐吐舌頭,在邵逸辰旁邊打轉看他整理:「那傢伙真狡猾啊……警方抓半個多月還抓不到。」
江勁騰低道:「他若不再去煩妳,那種小角色倒是沒啥好擔心的。」

此時江勁騰腦中閃過一個畫面,他搖搖頭驅離那不祥的厭惡感。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undefined

 

江勁騰咬咬牙:「邵逸辰你幹嘛?從剛剛就對我的決定很不滿?」
邵逸辰悽然笑道:「我不敢。我今天發現……雖然我早就下定決心這一世要活得像自己,但『你』回來了……『江勁騰』永遠是對的……等雁璃姐她們回來,我先回去休息一下好了。」
「然後呢?」
「什麼然後?」
「你回去休息,會再過來?」只是問如此簡單的問題江勁騰竟感到微微恐懼。
「會啊……我放心不下,我會再來。」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undefined

江勁騰扶額冷笑:「什麼風能把這兩位吹來?」
江雁璃睜大眼跑到江勁騰病床另一側:「……勁騰?」
「嗯,昨晚恢復的,而且所有事情我都想起來了。」
「啊……」
「雁璃,我知道妳要說什麼。」
江雁璃心緒紛亂:「……我是想說……我以前……」
江勁騰伸手攬住邵逸辰:「過去那些事不用再說了,我現在很好。爸媽幾點要過來?」

 

「大概再半小時,還會有媒體。」
「怎麼回事?」
「藍建仁這幾天都躲在他新女友住處,昨天晚上被警方發現,他竟然拿那女孩子當人質,警方攻堅之下他誤傷那女的又逃走,現在全國媒體都在追這條新聞,壓不住了。」
「原來如此,那傢伙蠢歸蠢,倒是滿會逃的。」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我發誓我滿__歲了
  • 請輸入密碼:

undefined

 

江勁騰恢復意識第一眼是瞥見戴著眼鏡的邵逸辰在旁邊讀書。
這幾天住在醫院,邵逸辰沒有心思處理隱形眼鏡,又戴回以前的黑框眼鏡。
邵逸辰這副模樣令江勁騰產生些微混亂感。
尚未褪去的麻醉藥、抽痛、無力感令他再度閉上雙眼。

(現在是在哪裡?)
這個疑問包含時間與地點。
地點很明顯是醫院,狀態重傷剛開完刀。
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受什麼傷?
負傷時突然湧進的大量過往如繁星點點漂浮在他腦識中,相連的事件匯聚收攏,形成一條又一條的生命歷程線,龐雜交織亟待梳理。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undefined

 

從江雁璃有記憶開始,家中雙親就處在相敬如賓的狀態。
父母偶爾會輪流消失,只留其中一人照顧江雁璃。
對於當時的父母,江雁璃沒有太多依賴感,與其說是家人,不如說是供應溫飽的照護人員。連學校老師跟江雁璃互動都比父母親近。

弟弟江勁騰出生後,家中關係起了微妙的變化。原本淡漠但和睦相處的雙親一見面就吵架,尤其母親像撕破壓抑已久的禁錮般露出暴躁激烈的性格。年幼的江雁璃不明白父母之間發生何事,但母親似乎將所有不順遂歸咎在江勁騰身上。漸漸地,江雁璃發現母親開始為一些若有似無的小錯,詛咒般地辱罵弟弟。
隨著母親越來越失控的情緒,江雁璃終於在某天下課回家時撞見凌虐現場。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undefined

邵逸辰非常焦躁。


回到台北已經過了一天,他完全連絡不上江勁騰。
昨晚和雷重鈞聯絡,雷重鈞也正納悶老是粘著邵逸辰的江勁騰竟然沒來接他。
邵逸辰不願想像江勁騰出事的可能性,拼命回想是不是有惹他不高興的地方。

 

邵逸辰回想兩人最後通電話時,江勁騰溫柔的歌聲與輕吻,怎麼想都感受不到江勁騰有任何不悅之處,只能逼自己面對現實。
「對了,他說他在姊姊家?學長有姊姊的聯絡方式嗎?」
「沒有欸,現在晚了,明天我幫你問問江伯父?」
「啊……他父親的電話我也有,我明天自己問好了。」
「你先別急,那傢伙脾氣古怪,一定只是暫時不想理你。」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undefined


大約半個多小時之前,睡不著的江雁璃躺在床上斷續聽到客廳傳來低沉細碎的談話聲。
沒想到平日高傲嚴肅的弟弟也會深夜情話綿綿,正想去偷偷虧一下他,手才放上門把,就聽到壓抑的喘息聲。
江雁璃拍撫心口,差點就壞了弟弟的好事。
她背靠著門,心中交織著欣慰與感謝的情緒……

 

 

文章標籤

sji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